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语言生活动态 >> 外语教育培训及外语使用 >>正文

人工智能翻译来了,我们还要学外语吗

来源:文汇报 原作者:夏天 原发布日期:2017-09-03 点击量:205

  人工智能已经开始渗入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沃尔玛的机器人已经取代了一些不直接面向顾客的职位,未来,4000名后勤员工将被机器取代;麦肯锡最新报告预测,机器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取代30%的银行员工。
  网络外语学习、外语学习软件、机器翻译也给外语学习的传统模式、外语培训市场以及各类翻译活动带来了强烈冲击。机器翻译正在赋予大众平等且强有力的语言交流能力,语言不通似乎不再是大众探索未知世界的障碍,不再是人们身处陌生环境心理不安的原发因素,有人说,“翻译软件在手,走遍天下都不怕。”

  外语翻译软件不像看上去那么“完美”
  作为涉及外语学习以及翻译活动的主要三方——外语学习者、雇佣者和从业者,对待各类翻译软件日新月异的发展,有着不同的反应。
  部分外语学习者心怀憧憬:未来不再需要学习外语,终于可以和背单词练句型的枯燥、写作与翻译的煎熬说“拜拜”,实在“大快人心”!这部分人群在工作生活中可能只会遇到零星外语问题,无需面临外语水平考试的压力,且对外语学习完全不感兴趣。
  悲观担忧情绪则主要来自外语教育、培训以及翻译从业人员。在“知乎”上一位准备学外语并打算将其作为一项傍身技能的职场新人,便有了如下担忧:“现在人工智能发展太快,Siri都可以听懂各种外语了,机器人也可以和人简单对话。我们花费大量精力学的英语,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被翻译软件一举击败?”
  那么,到底人工智能时代还需要学习外语吗?答案是肯定的。
  外语学习软件与翻译软件“看上去很美”,其实很不完美。首先是技术局限性。在今年6月底的一档电视谈话节目中,主持人在开场时和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智能机器人“魔镜”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魔镜”能用幽默的话语调侃主持人,它平日的主要任务是做客服,回答问题,还有在教授上课时,担任助教,回答学生的问题。
  香港科技大学杨强教授介绍这种人工智能的技术,要通过成千上万的例子来训练,例如:“魔镜”学一个对话系统,需要十万多个这样的对话进行训练。而学生提的问题,如果以前没有出现过,它就不会。“魔镜”的幽默与人类的幽默有着本质的差别,它的幽默仍然是资讯的整理和之前的学习训练,它的训练者会在上节目之前输入关于主持人日常生活相关事件的数据,而它本身并不会去搜寻新的数据。
  现在的人工智能仍然是弱人工智能,就事论事,输入什么数据,它就能依此完成相关任务。翻译软件简言之,就是将需要翻译的内容,从数据库中提取出来,这对于科技翻译和格式文本,确实作用强大,在专业翻译领域,强大的术语数据库也为译者起到重要的辅助作用。
  不过,语言不仅是词汇和语法堆积起来的代码,除了信息,语言交流贵在情感和临场应变。另外,语言差异意味着文化差异,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交流,还需要共同的文化知识作为依托。即使是同一种语言,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的特色,无论选择词汇语法的倾向与习惯,还是语气声调的变化,都是一个人性格特点的彰显。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化无穷,这才是语言的魅力所在,更不用说文学作品,例如散文诗歌的文学性了。
  人作为具有语言使用自我意识的物种,目前无法被机器取代,只有所谓的“强人工智能”才可能有自主意识,自主决定去学什么,才能够举一反三。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一书中也指出,只有人类(智人)能够表达从来没有看过、碰过、耳闻过的事物,而且讲得煞有其事,只有人类能够创造传说与神话。人工智能在技术上远远达不到,目前以机器学习为基础的人工智能,仍然没有自我意识。最通俗的例子就是,如果去跟说不同语言的人相亲,翻译软件恐怕帮不上什么忙。这又涉及到第二个需要考虑的因素——软件使用时间成本与便利性。翻译软件的使用阻碍了语言交流的即时性,更不用说在进行更为深入和专业的交流之前,搜寻庞大数据并对智能软件进行数据输入的时间成本。所以,在“强人工智能”到来并普及之前,外语学习仍然是达成不同文化之间交流所必需的前提。

  人工智能时代,外语学习要求更高
  诚然,人工智能时代需要我们改变外语学习的模式。在新科技的引领下,外语学习会有新的学习方式和手段以及目标和要求。外语学习者、雇佣者和从业者,该如何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面对与对接外语学习的科技时代呢?
  首先,要区分智能与技术辅助学习部分与只能借由人的自主意识来学习的部分。
  在《人工智能时代更重要的人文教育到底指什么?》一文中,作者采访美国加州圣玛丽学院徐贲教授时提了一个问题:人工智能时代,凯文·凯利曾预言70%的职业将被机器人取代,在此趋势下,人文教育会变得更重要还是会被弱化呢?徐教授认为人文教育会变得更加重要,人文教育能帮助我们区分人的智能与人工智能,区分哪些是能被机器取代的人的能力,区分人的机械劳动与想象创造,区分人的知识与智慧。
  这也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外语学习提供了思路。外语学习中,重复机械的部分可以用机器辅助进行,例如语法、句型的反复训练、词汇(尤指术语)的记忆,还有应试的刷题,格式化写作等,但是与语言唇齿相依的文化习得与人文知识素养等等,仍然有赖于传统的学习模式——大量的阅读、真实的文化浸润以及积极的思考与思辨。

  任何技术无法代你欣赏狄更斯作品
  提到外语学习中的阅读,我们又会在智能时代面临外语学习的第二个问题:阅读什么?
  这是学生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总有学生或家长让老师推荐外语阅读的资料。人工智能时代的信息爆炸和数据巨流让人们的阅读越来越快餐化,这些阅读资料能够快速达到某个目的,例如说明某种道理或者表明某个立场,这似乎大大提高了阅读的效率,但同时也简化了语言和思维应有的复杂性,正是这些复杂性构成了外语能力的核心方面。首先,为了快速阐明观点,语言使用会简化,词汇单向、语法直观、结构格式统一化,这对语言学习者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外,读者“被迫”接受各种即成观点,阻碍外语学习者的思辨能力和视野拓展,自主学习的意识被渐渐弱化而最终消失。因此笔者建议在选择快速阅读资料之外,还应阅读大量经典文本。许多经典著作并不表达简单、明确、单一的目的,有时它偏重描述,试图将更全面的图景展现给读者。比起碎片化的读物,经典文本更多地用暗示的方式隐晦地交代事情发展与人物感情,因此对应的语言表达层次更丰富,词汇、语法、结构模式更多样并更具个性,对阅读者来说无疑是更具效率的一种浸润式学习。而作者的观点留白与细致描摹,更能训练读者的思维细致程度和客观的思辨能力。科技将在课堂教学中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没有任何技术会替你欣赏英国大文豪狄更斯的作品。
  因此,人工智能时代的外语学习并未失去意义,反而对学习者提出了更多挑战和要求。毕竟,在诸多软件辅助的学习环境下,想要在众多的语言学习者中脱颖而出,只会记忆单词、模仿句型和写作模板是远远不够的。
  人工智能时代的各种技术可以将英语教学双方从繁琐机械重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但这不是事态的全貌,更不是最终目的,否则,包括语言学习在内的人类社会活动就会逐渐退化为单向度的机器活动,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悲哀倒退。
  时下,眼花缭乱的技术让人类掌握多项新技能,教学变得丰富多彩,师生在课堂上忙得不亦乐乎,但如果理性分析:教育倒退为流水线程序,师生如同工厂操作员,则丧失了我们一直苦苦追求的教育个性和风格。科技发展让我们节省下来的宝贵精力和时间,不应当被无止境地“智能化”和“机器化”,而是要用于更深层次的人文精神培养和自主意识发展,这才是语言学习的核心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