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语言应用 >> 语言信息处理及语言科技 >>正文

浅谈语音购票在地铁行业的应用

来源:移动支付网 原作者:雨非凡 原发布日期:2019-03-26 点击量:130

       2月28日,《麻省理工技术评论》杂志宣布MIT2019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10 Breakthrough Technologies)最终评选结果,阿里巴巴的AI语音技术成功入选。阿里巴巴也是唯一上榜的中国科技公司。
       在轨道交通行业,对于阿里的AI语音技术并不陌生。
       早在2018年4月份,上海地铁与阿里合作在上海南站投放语音售票设备,试点语音购票;11月份,又陆续在上海火车站、虹桥火车站、虹桥1号航站楼站、虹桥2号航站楼站、浦东国际机场站等轨道交通枢纽站投放了语音售票机。
      
       一、上海地铁试点语音购票
       相较于地铁传统自动售票机,阿里的语音售票机会自动检测到乘客接近,主动发起交互,通过屏幕提示引导乘客说出目的站点或准备到达的地方。确认地点后,乘客可选择支付宝扫码或刷脸支付。上线伊始,在轨道交通行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引得不少地铁公司想要效仿。
       不过,如果就此得出“语音购票适合地铁行业”结论,未免有些武断。
       上海地铁语音购票的成功,其实是有着特殊背景的。
       一方面,上海地铁目前运营线路有16条,运营里程705公里。日均客运量981.10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1256.3万乘次。线网图交错纵横复杂难辨,地铁客流人潮汹涌川流不息,有很多乘客在面对传统自动售票机时,并不知道该选择哪条线路、选择哪个车站,甚至有一部分乘客并不知道如何在传统自动售票机上点选购票。在这种情况下,语音售票机的模糊地点查询、智能语音交互等功能就派上了大用场。
       另一方面,上海地铁布设的语音售票机采用了阿里巴巴达摩院的“多模态智能语音交互解决方案”,融合了远场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以及高德地图定位等核心前沿技术,为系统平稳运行提供了技术保障。
      
       二、其他地铁试点语音购票
       继上海地铁之后,目前另有4家地铁公司也尝鲜陆续上线了语音购票:
       2018年12月26日,合肥地铁2号线开通当日,选取了2个车站的2台TVM,试点上线语音购票功能。合肥地铁目前运营线路共2条,运营里程52.3公里,日均客运量41.98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53.92万乘次。
       2019年1月31日,天津地铁在南站、西站、营口道站、和平路站、滨海国际机场站共4个车站增设了互联网购票机,试点语音购票功能。天津地铁目前运营线路共6条,运营里程220公里,日均客运量111.55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169.41万乘次。
       2019年1月底,武汉地铁增设了2台互联网购票机,试点语音购票功能。武汉地铁目前运营线路共10条,运营里程318公里,日均客运量300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380.43万乘次。
       2019年2月1日,南昌地铁在卫东站、地铁大厦站、秋水广场站、万寿宫站、谢家村站、南昌西站共6个车站增设了互联网购票机,试点语音购票功能。南昌地铁目前运营线路共2条,运营里程48.5公里,日均客运量40.69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65.84万乘次。
      
       三、各地铁语音购票方案比较
       据了解,以上各家地铁公司与上海地铁在语音购票技术方案选择上略有不同。
       一是四家地铁公司均选择了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模块。其中,合肥地铁直接与科大讯飞达成了合作,在传统TVM上进行改造增加语音模块;另外三家地铁公司均与盘缠科技合作,采用在车站单独加装互联网购票机实现语音购票。
       二是语音购票流程。第一步,乘客需要点选屏幕上的语音购票按键;第二步,乘客需要对准右侧“语音购票”收音区,说出目的地;第三步,乘客需要确认订单信息,在屏幕上选择购票张数后,点击确认按键;第四步,乘客需要使用手机扫码或使用现金完成购票支付。
       尽管阿里的语音技术得到了MIT的肯定,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在国内科技圈,也是受到公认的。所以两家在技术层面应该是不相伯仲。笔者最在意的其实是第二点区别。
       这几家地铁公司语音购票,乘客必须先点击屏幕上的语音购票按键,才能进入语音购票环节。看起只是多了一步简单的操作,实则反映了设计理念上的本质区别。换言之,这种语音购票更像是为了语音而语音,不是在方便乘客,而是在蹭热度。据了解,四家地铁公司语音购票使用者最多的为天津地铁,平均每天约2000人次;另外三家使用语音者寥寥无几。
       过去一年我们都在讲不忘初心,那地铁公司引入语音购票的初心又是什么呢?
       上海地铁最初引入语音购票功能,是为了解决复杂线网运营条件下的不同乘客的购票需求。为了最大程度方便这类乘客购票,在车站布设的语音售票机无需刻意唤醒,只要感应到有人接近即可切换到语音购票界面,与乘客实时交互。
       另外,其他地铁无论在线网复杂度、路网客流体量上,也是很难与上海地铁相比拟。线路图一目了然的情况下,具备模糊地点识别的地图定位功能完全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点缀。
       诚然,阿里为上海地铁提供的语音售票机也并非完美无缺。比如被很多人诟病的网络问题,不能识别方言,不能识别英语等等。其实这些问题体现的也是目前行业内的技术短板,随着5G网络建设普及和AI技术发展进步,这些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四、从语音购票到票务云平台
       这件事不禁让笔者联想到了各家地铁公司的票务云平台。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的飞速发展,国内各地铁公司也在传统AFC系统基础上争先引入新兴移动支付技术,纷纷开建票务云平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共有34个地铁城市,其中有30个城市地铁公司实现了扫码过闸,大多数已经建成票务云平台。
       在2018年下半年,处于头部的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不同程度调整组织架构,布局toB业务,由此也引出了互联网已进入下半场,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对于地铁公司这种超级传统的大型国有企业,居然都已经引入了互联网技术,上了票务云平台,看起来似乎是赶上了这波技术潮流。然而,现实却有点走偏。
       已经上线了扫码过闸和票务云平台的地铁公司中,在系统层级管理、人员编制架构甚至现场作业流程上,绝大多数仍在沿用传统AFC系统时代那一套,丝毫没有改进。
       换言之,有了票务云平台的加持,传统AFC系统+互联网非但没有1+1>2的效果,新技术反而受困于传统的层层枷锁,发挥不出数字化的作用。
       回到语音购票。四家地铁公司中除了合肥地铁,另外三家的语音购票根本没有接入已经建成的票务云平台,从设备到数据,仍然甘愿受制于供货厂家。再加上语音功能的鸡肋,难免让人感觉这只是一种为了创新而创新的做法。
      
       五、后记
       当然,每次在看似汹涌不可逆的潮流之外,总会有不惧艰险逆流而上的先行者。
       上海地铁在不断尝试新型支付技术的同时,也在探索云计算下的票务数据挖掘应用。比如车站客流监测系统,通过实时现场客流情况,以及时应对突发客流。
       深圳地铁在引入各种新型支付技术之后,也没有停下探索的脚步。前几天惊艳亮相的巡检机器人、无感乘车等,在某种意义上讲也为传统AFC行业的发展点亮了一盏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