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语言应用 >> 语言信息处理及语言科技 >>正文

人工智能难以逾越幽默感

来源:广州日报 原作者:温俊华 原发布日期:2019-04-04 点击量:132

       科技前沿
       创造性语言——尤其是幽默,是人工智能最难掌握的领域之一,因为理解幽默非常依赖真实世界的知识——背景知识和常识。亚马逊的智能音箱助手Alexa和苹果智能语音助手Siri可以从幽默数据库中挖掘笑话,但它们无法理解这些笑话。语言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认为,幽默感令人类与众不同。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人工智能永远不会像人类一样理解笑话
       近年来,亚马逊的智能语音助手Alexa人气飙升,进入了千千万万的美国家庭。与此同时,Alexa的技能涵盖面也越来越广:除了查询天气、询问问题等基本的功能,Alexa也可以支持 Uber打车、查询菜谱、控制家用电器……但如果主人闲得无聊,想和Alexa说说笑话,恐怕就要失望了。
       Alexa和其竞争对手Siri都可以从幽默数据库中挖掘笑话,但它们无法理解这些笑话。“人工智能永远也不会像人类一样理解笑话。”得克萨斯州研究幽默的计算语言学家坎普曼说。“人工智能并不需要幽默感,它们无法了解笑话的背景。”
      
       “计算机没有真实世界的经验可以借鉴”
       德国达姆施塔特理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兼语言学家米勒解释说,语境是幽默的关键,即使是语言学专家也很难解释幽默。“创造性语言,尤其是幽默,是人工智能最难掌握的领域之一。”米勒说,“因为它非常依赖真实世界的知识——背景知识和常识。计算机没有真实世界的经验可以借鉴。”
       哥伦比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单口喜剧演员毕晓普指出,计算机学习只会寻找特定的幽默模式,但喜剧往往比模式化的东西更有趣和前卫。“对于喜剧演员来说,这就是工作保障。”毕晓普说,当她的哥哥成为一名全职喜剧作家时,她的父母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不会被机器取代。
       普渡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瑞兹花了15年的时间试图让电脑理解幽默,她承认,教导的结果有时很可笑。比如,她有一次给电脑输入两组不同的句子,有些是笑话,有些则不是。结果,电脑把人类认为并不好笑的句子归类为笑话。当瑞兹问电脑为什么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时,电脑的回答在技术上讲得通,但电脑挑选的“笑话”既不有趣也不令人难忘。
       尽管如此,科学家并未放弃尝试。据报道,目前有些计算机可以在没有人类帮助的情况下生成和理解双关语,双关语是最基本的幽默,基于发音相似的单词的不同含义。
       俄勒冈州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奈特创造了具有喜剧表演能力的机器人金格,希望在此基础上设计出能更好与人类互动,尤其是对人类做出恰当反应的机器。
       金格会利用人类写的笑话和故事为素材,编一些关于机器的笑话,“如果你在我的电池组里戳我,难道我不会流出碱性液体吗?”它说。金格的这个笑话借鉴了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
      
       为什么人工智能没有幽默细胞?
       名词解释:图灵测试
       在测试者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测试者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进行多次测试后,如果有超过30%的测试者不能确定出被测试者是人还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
       人工智能可以从幽默数据库中挖掘笑话,但它们无法理解这些笑话,无法了解笑话的背景。
       幽默非常依赖真实世界的知识——背景知识和常识。计算机没有真实世界的经验可以借鉴。
       计算机学习只会寻找特定的幽默模式,但喜剧往往比模式化的东西更有趣和前卫。
       有些计算机可以在没有人类帮助的情况下生成和理解双关语,双关语是最基本的幽默,基于发音相似的单词的不同含义。
       当人工智能系统在错误的时间或以错误的方式开玩笑时,效果会适得其反。人工智能系统很难解读幽默之间细微的差别和时机。
       让人工智能学会幽默的理由很充分——学会幽默将令机器变得更有亲和力,并且,这也有助于提高不同语言间的自动翻译水平。
      
       “理解双关语 是人工智能的幽默极限”
       过去,IBM发明的人工智能打败了国际象棋大师,打败了美国最受欢迎的智力问答节目《危险边缘》的两名总冠军,现在,IBM正在挑战更高难度的项目——辩论赛,过去几年,该公司一直在开发能参与人类辩论的人工智能技术。
       去年,IBM发布了被称为Project Debater的人工智能系统,该系统的设计目的是分析单个辩论问题,然后扫描众多文档中的数十亿个句子,以形成自己的论点、准备反驳对方观点的陈词以及总结陈词。在该系统与人类辩手之间举行的两场公开辩论中,该系统一度比较准确地指出了对手所犯的事实错误。这对机器辩手来说已殊为不易。
       目前,IBM以色列海法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正准备尝试让Project Debater参加以色列版《周六夜现场》,这是一个难度更大的挑战,因为以色列版《周六夜现场》首席调查员斯洛尼姆在节目中加入了幽默,他认为偶尔说一两句俏皮话会有助于辩论。
       但在最初的测试中,斯洛尼姆发现,当人工智能系统在错误的时间或以错误的方式开玩笑时,效果会适得其反。“幽默,至少是好的幽默,依赖于细微差别和时机,人工智能系统很难解读这些信息。在语言和幽默方面,机器和人类仍然有很大的差距。”斯洛尼姆说。为配合人工智能系统的幽默水平,节目规定辩手在每场辩论中只能使用一次幽默,而这种幽默往往是谦逊式的幽默。
       “目前,理解双关语是人工智能的幽默极限。”普渡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瑞兹说,这就是为什么幽默测试在未来的图灵测试中可能是一个关键。
       计算机科学家兼语言学家米勒认为,让人工智能学会幽默的理由很充分——学会幽默将令机器变得更有亲和力,并且,这也有助于提高不同语言间的自动翻译水平。
       但来自德州农工大学的亨普尔曼并不认为让人工智能学习幽默是个好主意。
       “教授人工智能系统幽默是危险的,因为他们可能会在不幽默的地方发现幽默,在不恰当的地方使用幽默。也许坏的人工智能会开始杀人,因为它认为这很有趣。”亨普尔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