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语言应用 >> 其他应用及交叉领域 >>正文

充分发挥语言的战斗力作用

来源:光明日报 原作者:梁晓波 原发布日期:2020-02-09 点击量:18

  从古至今,语言在战争中都被赋予了应有的地位,为战争的进程完成了相应的使命。在不同的时代,由于战争样式的不同,特别是战争的技术和装备不同,语言在参与战争、融于战争、服务战争、赢得战争中被赋予了不同的作用。

  由于兵器的限制,古时战争更多的是一场人与人力量的比拼和近距离的肌肉与兵器的较量。除此之外,双方还在语言上进行现场争斗。双方都会在战争的正义性上用言语对敌手进行攻击,在法律法规上责难和怪罪对方,在道德伦理上削弱和动摇对方。这时的语言,就如同战场上的刀枪剑戟,对敌人实现现场的硬杀伤:有人会因为对方言语的雄浑气势而折服,主动放弃争斗,甚至逃之夭夭;有人会被对方凛然的言语力量所震慑,有的甚至会惊慌失措,难以承受;有人会被对方言辞激怒、难以控制,冲出阵来寻机争斗结果中了埋伏。其发挥的作战效能如同锋利的兵器一样,声音响亮的一方更能够在气势上展示出摄魂夺魄、攻城拔寨、夺取胜利的气概。在人的力气、攻击力和搏杀技巧有限、武器的攻击距离、破坏力和运用策略有限的情况下,语言成为增强古时军队战斗力的作战利器。

  到了热兵器时代,战争更多地以火药驱动下的枪炮以及机械能驱动下的坦克、机车、舰艇为主要作战装备。作战双方更多的是以枪炮的有效射程来确定各自的阵地。这种情形下,人们将语言的战斗力作用赋予了新的形式:语言被作战双方使用高音喇叭,用到了战场喊话上。高音喇叭的使用,把以前战场作战双方之间的语言斗狠、斗气、斗智、斗勇的小范围言语战,变为以动摇对方意志、震慑对方心理、扰动对方心态、攻击对方心智为主要目的的整个作战群体的言语战;双方还启用无线电广播、纸质版传单和海报,针对前沿阵地的军队以及后续部队乃至后方群众展开了更为广泛的语言战、舆论战、心理战和法理战。这时候的语言战呈现出的杀伤力更多地体现为软杀伤。

  冷战时代,特别是核武器储备到一定阶段,战争双方都尽可能回避真实的人员加兵器对垒的战场比拼,更多的是在语言层面,实施显示决心、展示装备、昭示力量、展现能力的言语战,特别是双方会调动各种媒体机构、借助各种平台、运用各种手段,对外进行信息释放。在这样的背景下,美苏代表的冷战双方不得不更加倚重语言战。双方对话语阵地的争夺更多表现为攻击对方人民关于本国社会制度的认同和信仰。这个时候的语言战更多的是依托各自国家和军队的媒体,单纯的语言战开始向媒体战过渡,向多种媒体的联合作战过渡,向多种媒体一体化的语言作战靠拢。

  信息化时代,谁拥有更为庞大的信息收集、传递、处理、分析和投送的装备和技术,谁就会赢得战争的定义权和设计权,谁也就掌握了战争的话语权。随着不断扩张和升级的互联网、不断提升的文字和视频采集编辑技术、网络参与的全民化、智能手机的普及化、媒体融合以及全媒体的理念与推进,传统的语言战已经演化为高度现代化信息化集成化的媒体战。每一场战斗都在媒体的报道之中,媒体成了战争的策源地、发力场、推进剂、转折点和终结者。原来短时间只影响少数参战人员或者受众的语言战,成为瞬间影响全体参战国成员乃至其他有关国家全体受众的全媒体战。

  智能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运用大量的智能机器人和技术,超级计算、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等进入军事应用,传统的海量语言信息的人工收集、分析、写作和编辑以及合成,将会大量由机器来实现。超级量级的国内外网络信息、跨语言信息、跨文化信息都可以通过智能设备实施自动监控和分析,实现全网域的语言自动跟踪、应答、紧急响应和特种信息发布。由于文化建模、行为分析、认知计算技术的实现,再加上无处不在的传感器,社会将可以实现全方位的数字化,全社会的高度信息化使得智能化实现对全社会的精准实时掌控,当然也就实现了对个人的高度精准掌控。比如对某个国家、某个社会、某个群体、某个个人实现在认知、心理、思维、情感、价值取向等全方位的精准掌控,再通过人工智能,生成在战时对其精准推送的语言信息,从而投放精确制导的“语言炸弹”,使其在战争中承受难以承受的信息压力。在智能时代的语言战中,机器人的语言能力、人机语言交流技术、机器与机器的语言信息处理与对抗能力、大量语言信息的快速处理和反应能力、语言信息的精准生成和精准投放能力,将是决定战场语言发挥精准精确化战斗力的关键。这一时期语言战的突出特点就是智能化、智慧化、精准化,并伴以数据随时的可模拟化和灵活变化,真正做到语言的智慧作战。

  时代永远在不断阔步前行。每一个时代的战争中,语言都在发挥着应有的战斗力作用。在当下和未来,其战斗力作用将会发挥得更具特色、更有针对性、更有潜在影响性、更有智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