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语言生活动态 >>正文

荀铁军:简体横排版《陈寅恪合集》可能沦为鸡肋版

来源: 學人Scholar 微信公众号 原作者:荀铁军 原发布日期:2020-03-30 点击量:20

  背景介绍
  2020年,陈寅恪逝世已过50周年,其作品著作权权利保护期终止,进入了公有领域。近期,译林出版社推出《陈寅恪合集》系列,共计九种十册,分为“史集”和“别集”两套。“史集”包括《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元白诗笺证稿》《金明馆丛稿初编》《金明馆丛稿二编》《讲义集》六种五册,别集包括《柳如是别传(上中下)》《寒柳堂集》《诗存》三种五册。
  这是国内第一部简体横排版陈寅恪文集。陈寅恪在生前曾要求自己的著作必须以繁体竖排的形式出版,此后出版界一直遵循此意不出简体字版作品。译林出版社表示,其选编的简体横排版《陈寅恪合集》,是为让更多读者接近陈寅恪,阅读其著,体悟其思,为广大青年文史爱好者、院校师生提供了一个便利、明晰的版本。
  据译林出版社介绍,为出版此《合集》邀请了专业古籍编校团队悉心勘对,在不改变陈集原貌的前提下,对繁体字、异体字,除陈氏征引文献中的人名、地名、古籍名中的及转为简体字后意义发生改变的之外,均改用通行正字。梳理陈集繁复的体例,更正底本中的舛误。依据2011年12月发布的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对底本的原标点做了必要的调整和补充,尤其是考籍核典,解决了困扰读者多年的陈集无书名号问题。同时,还邀请知名设计师朱赢椿操刀装帧,以“经纬”概念为原则定义陈寅恪。全套书为精装,“别集”封面为粉色,纪念先生“晚年颂红妆”之意,饰以烫金经线,彰显先生的学人风范;“史集”封面为绿色,饰以烫金纬线,侧重展现先生的学术创见。

  近日,陈寅恪著作进入公版,译林出版社推出国内第一部简体横排版《陈寅恪合集》系列。有人认为,应遵照陈寅恪先生生前遗意,不应出简体版。此因涉及法律和伦理问题,暂存而不论。
  这里想谈谈的是繁体文言文学术著作用简化字出版可能会出现的问题。
  繁简字问题,专家多有论述,其中存在最多的问题是“一对多”简化字(“非对称性繁简字”)问题。“一对多”简化字是指的是简化字回复到繁体字系统后,不是“一对一”的简单对应,而是一个简化字对应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字。
  “一对多”简化字包括:同音代替字、音近代替字和同形字。同音代替字又包括:
  1.同源同音代替字,如“游”与“遊”;
  2.非同源同音代替字,如“余”与“餘”。
  3.音近代替字,是指音近代替字与被代替字之间读音相近,不完全相同,如,“斗”与“鬥”;“发”与“發”、“髪”。
  4.同形字和代替字不同之处在于:代替字代替方和被代替方之间有音同或者音近的关系,同形字的代替方和被代替方之间没有音同或者音近的关系,而且意义也不相干,实质是一种“冒名顶替”。如,“厂(hàn)”是山坡、山崖的意思,但是被用来代替“廠”;“广(yǎn)”,小屋的意思,用来代替“廣”;“腊(xī)”,干肉,用来代替“臘”;“适(kuò)”,用于人名,用来代替“適”;“宁(zhù)”,贮藏,贮的本字,用来代替“寧”;“体(bèn)”,笨的本字,用来代替“體”;“听(yín)”,笑的样子,今天写作“笑吟吟”,用来代替“聽”;“虫(huǐ)”,“虺”的本字,用来代替“蟲”,等等。
  因此,在出版简体字的文言文学术著作时,同形字和非同源同音代替字的繁简字问题将会比较突出。因为文言文学术著作中“厂(hàn)”、“广(yǎn)”、“宁(zhù)”、“听(yín)”等字,用的也不少,极易导致理解的错误,或者根本不懂意思。
  语言学家周有光曾经提出“汉语拼音三不是”的观点,其中之一就是汉语拼音不是“文言”的拼音方案,而是“白话”的拼音方案。借用这个观点,我们要说,简化汉字的记录对象不是文言文,而是白话文。因此,对于比较深奥的陈寅恪的学术著作,不适用简体字出版。作为专家学者宁愿看繁体字版,理解更为准确;而普通读者即使能认识陈寅恪学术著作中的每一个字,但是如果没有文言文基础,未必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何况其中可能藏有上述的繁简字问题,故简体字版的《陈寅恪合集》可能成为鸡肋版。为了照顾当今大多数读者横排阅读的习惯,笔者赞同出版横排繁体版《陈寅恪合集》。

  【参考文献】王开扬:《规范汉字表》面临的继承问题,《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