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登录

动态资源库

本库收录的信息起点时间是2009年1月1日。

首页 >> 热点关注 >>正文

B站2019年度十大弹幕热词分析

来源:中国语情 微信公众号 原作者:马诣培 原发布日期:2020-08-01 点击量:12

  弹幕是指在网络上观看视频时像子弹一般从右侧向左侧移动的评论性内容。弹幕发出后会覆盖在原视频之上,实质上是一种注释、评论。用户可以在视频中某个特定的时间发表感想,此后看视频的观众都可以在这个时间点看到该用户的弹幕,从而完成交流互动,形成了一种可以跨越时间线进行交流的评论形式。
  不同于传统的视频网站在视频之外的区域另辟评论区的形式,弹幕视频网站更体现了评论的时效性。观众能够在看视频的同时收到对视频的反馈,拥有了独特的观看体验。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弹幕作为一种网络语言,影响力与日俱增。Bilibili(后文简称B站)是中国最早的弹幕网站之一,用户主要为年轻人,其弹幕具有较高的创造力和广泛的影响力。在弹幕文化的发展过程中,网络新词语的大量出现是势不可挡的。
  2017年以来,B站每年都会发布年度弹幕热词,在过去的2019年中,“AWSL”“名场面”等十个词语入选。这些弹幕热词主要有表达碎片化、内涵丰富、来源与形式各异等特点,同时也存在着表达单一、语言排外、思想浮躁等问题,其规范有赖监管部门、视频网站和弹幕用户共同努力。

  一、年度十大弹幕热词
  B站是我国第二个弹幕视频网站,也是将这一形式利用得最好的网站。据统计,2019年B站用户一共发送了超过十四亿条弹幕。大部分弹幕都以文本符号的形式出现并传播。在B站点击量较大的视频中,弹幕刷屏的现象十分常见,同一条弹幕有序排列,多次出现容易加深观众印象,各色的弹幕也会给观众带来较强的视觉冲击。不同等级的用户拥有不同的特权,例如能否发高级弹幕、彩色弹幕、顶部弹幕和底部弹幕等。而B站按兴趣分区的设定使得看同一视频的人极有可能具有趣缘认同,看见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的弹幕之后很有可能会“跟风”发出同样的弹幕,产生滚雪球一般的效应,使新词语的传播更加迅速。这种传播速度是传统视频网站不能比拟的。
  2019年12月4日,B站公布了2019年十大弹幕热词,分别为:AWSL、名场面、逮虾户、泪目、妙啊、我可以、欢迎回家、注入灵魂、正片开始、标准结局。其中“AWSL”排名第一,一共出现了3,296,443次。
 
  二、特点分析
  (一)音节较少,精简表达
  从表2中可以看出,2019年十大弹幕热词皆为多音节词,且音节数都控制在四个以内。原因可能如下:首先,弹幕会在原视频上方以一定的速度移动,就B站而言,文字越长,弹幕移动速度越快。所以过长的文字不仅需要更多的阅读时间,还会以更快的速度移动,不方便阅读。其次,短小精悍的弹幕较之长句占用发送者更少的时间,更易在短时间内引起共鸣并形成规模,数量自然也越多。所以B站用户会追求用最精简的文字来在表达丰富的内涵,这也符合经济适用原则。然而在很多情境下,弹幕用户想要表达的内容只能精简到三四个音节,音节数若是再减少就无法准确地进行情感表达。所以单双音节虽然更为短小,但在十大弹幕热词中的比例却相对较低。
  查看历年年度弹幕可知,2017年到2019年的年度弹幕中,只有2017年的年度弹幕有“囍”这个单音节词,其他都为多音节。此外,2017年其他入围年度弹幕的热门候选中,出现了“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地主家的傻儿子”“没有未来的未来不是我想要的未来”等较长的弹幕热词,而2018年和2019年十大弹幕热词中最长的音节数也仅有四个,总的来说,近三年的弹幕热词有逐渐精简的趋势。
  (二)多重语义,内涵丰富
  正如陈一民在《语言学层面的网络流行语解读》一文中提到:“网络流行语的意义不设权威界定,在主流释义以外还可根据需要随时游走漂移,飘忽不定,使用也无拘无束,随心随意。”B站评出的年度十大弹幕热词也具备网络流行语的特点,在应用实践中生发出多重语义与丰富的内涵,与其他落选弹幕相比,弹幕热词运用的门槛更低,普适性较高。我们可以大致将其分为新词新义和旧词新义两类。新词新义一般都诞生在B站,旧词新义则是在在原义基础上赋予新的内涵,拓宽或窄化原来的含义,改变词语的情感色彩等。
  (1)新词语新义:名场面,逮虾户,注入灵魂,标准结局。
  这一类弹幕往往是在B站某些视频中被创造出来的,它们的产生跟B站特定的事件和事物密切相关,具体释义见表1。
  (2)旧词语新义:AWSL,泪目,妙啊,我可以,欢迎回家,正片开始。
  这一类弹幕词早已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但B站用户赋予了它们新的含义。
  AWSL:“啊,我死了”的拼音首字母。旧义指的是生命的消逝,但作为弹幕,其实是“啊,XX好可爱,我死了”的缩写,主要用来表达一种被世间美好事物击中的喜悦之情。
  泪目:出自韩愈《南山诗》:“时天晦大雪,泪目苦蒙瞀。”此处的“泪目”是名词,指流着泪的眼睛。但作为弹幕存在的“泪目”是令人泪下的意思,常用于催泪向的视频,表达感动或悲伤之情。
  妙啊:原义与“不妙”相对,是情况不错之义,在B站也被应用在一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情况下,可以是真心的感慨与赞叹,也可以是一种阴阳怪气的表达,丰富了词语的内涵,改变了语言的情感色彩。
  我可以:原义为有能力做某事,B站弹幕将其范围窄化,一般特指见到令人心动的人和物时情不自禁喊出的言语,是“我可以XXX”(例如:我可以跟你结婚)的缩略。
  欢迎回家:原义多指欢迎离家或离乡的人归来,作为弹幕多出现在使人感到安慰的情节中,不一定有“回家”这一实质性的行为,很有可能是在精神上寻得了归属。新旧含义之间仅有细微的差别。
  正片开始:原义指片头结束或是广告结束,进入了正片,因为B站视频没有广告,所以作为弹幕是指的是即将进入主要剧情,或是观众渴望看到的内容即将出现。
  (三)来源多样,形式各异
  从表3可以看出,弹幕热词的来源非常丰富——歌曲、电视剧、综艺节目、电影、动漫皆有。但由于B站自身视频网站的性质,这些来源都有视频作为传播载体。B站在早期是一个ACG内容创作与分享的视频网站,近些年来,虽然ACG爱好者仍占了很大的比重,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加入、板块分区的逐渐完善,使得B站逐渐发展成了一个综合性的视频网站,弹幕热词的来源也逐渐多元化。
  B站2019年全年发出弹幕超14亿条,十大弹幕热词的数量也可想而知,它们产生与传播大多具有一个共同点:首先是由观看不同类型视频的B站用户分别在自己感兴趣的版块发出弹幕,同一版块的其他用户在观看视频的时候看到弹幕产生共鸣。下一阶段,看到过这个视频的用户在看其他版块的视频时,觉得这条弹幕同样适用于视频中的某些片段,弹幕词便完成了版块之间的传播,形成一定的规模。在来源多元化的同时,弹幕还具有较强的随意性和娱乐性,没有太多的规律可循。用户在发送弹幕的时候不受身份的桎梏,只追求内心情感的释放,故而内容很可能不拘形迹,但我们可以根据B站的性质和用户群体进行推断,来年的弹幕热词还是会来源于影视剧、动漫、音乐等B站的活跃版块。
  弹幕热词会在传播过程中产生一些与之相似的衍生形式。有可能是改动其中的几个字,有可能是根据原词进行再造。根据李烁文对2018年十大弹幕的分析,衍生词一般都是弹幕热词的“跟风之作”,其产生一是为了以相近的形式博人眼球,二是为了表达相近或相反的含义,达到特殊的情感表达效果。
  衍生词与其来源有着一定的联系。例如“AWSL”是“啊我死了”拼音首字母的缩略,衍生词“阿伟死了”“啊我生了”“阿伟瘦了”“啊我是驴”的拼音首字母也都是“AWSL”,这些衍生词可能是用户为达到搞笑或调侃的效果刻意为之,也有可能是在输入法中输入“AWSL”四个字母后显示了不同的选项。而“阿伟乱葬岗”“阿伟出来受死”则是弹幕用户在“阿伟死了”的基础上发挥创造力的产物。
  同样,“逮虾户”是“déjà vu”一词的空耳,其衍生词“带下湖”“逮虾妇”也是这样产生的。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同的视频环境中,弹幕用户会打出不同的空耳词。“逮虾户”一般用在与赛车和漂移相关的视频中,当载具因为漂移掉下水中时,弹幕就会刷“带下湖”。可见这类空耳词不仅满足于同法语中“déjà vu”有语音方面的联系,还在应用与衍生中同视频内容产生了意义方面的联系。
  而“我可以”的衍生“我不行”“我不可以”“太可了吧”则是以相近的形式表达相同或相反的感情。“正片开始”的衍生词“正片预警”“高能预警”则是几个与原词形式相近的词。2018年B站十大弹幕热词中,“前方高能”榜上有名。“正片开始”“前方高能”都是对视频接下来情节的预测或反馈,可见这类弹幕很受用户欢迎。

  三、引发的问题
  (一)表达的单一化
  人类是情感丰富的生物,表达不同的感情有不同的语汇。原本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在B站却很有可能成为“一千个用户有同一个AWSL”。当发送的弹幕引起了他人的思想共鸣,大量用户跟风刷屏的时候,源发用户会有充分的满足感,其他发送这一弹幕的用户也会有一种被集体认同的快乐,在无形中加深了社群中的情感联系。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很容易出现同一弹幕无限刷屏的现象。这些弹幕虽然也完成了表达用户观点的任务,但却非常碎片化,在深度上有着明显的不足。
  与此同时,用户往往会追求在最短字符的弹幕中投入最丰富的内涵,例如“AWSL”一词就可以表达幸福、快乐、兴奋等诸多情感。当情感之间的界限被模糊,用一个词就都可以表示,人们就会产生惰性思维,表达逐渐单一化。在一年中出现了300多万次的弹幕背后,很可能会导致人们在看到可爱的人事物时搜索枯肠,脑子里只剩下“AWSL”,这是表达能力的退化,是一种可怕而又可悲的现象。
  (二)语言的排外性
  B站的弹幕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排外性。因为弹幕广泛存在新词新义、旧词新义、表意夸张、用词随意等特点,若非B站用户,很难从字面上直接理解弹幕词。
  从语音的角度来看,谐音频出,“逮虾户”这种弹幕很容易使人摸不着头脑;从词汇的角度看,缩略盛行,2019年年度弹幕“AWSL”正是如此。姚喜双曾指出:“规范是大众传播的必然要求,大众传媒要完成任务,实现传播,必然要求语言规范。语言越规范,传播越广泛。”B站弹幕形式多样、来源不一、表意夸张、语言碎片,并不像传统书面语那样有明确的规范。B站用户对语言文字的创造性改造势必会影响大众传播范围,形成一定的排外性。
  (三)思想的浮躁化
  弹幕的出现使用户和视频之间,用户与用户之间产生了不同于传统形式的纽带,人们能够实时发表感想,跨越时空的界限与他人进行感想交流。但在漫天的弹幕席卷而来的时候,人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注意力被分散也是不可避免的。久而久之就无法像没有弹幕时那样纯粹地感知视频,发表观点。在轻松向的视频中打开弹幕影响并不大,而那些值得不断回味和独立思考的视频其实并不适合在一开始就打开弹幕观看。
  《EVA新世纪福音战士》是一部B站评分9.2的动漫佳作,在弹幕里有人提醒道:第一遍看建议关闭弹幕。可见B站一部分用户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满屏的弹幕所代表的不只是用户之间的情感认同,还是一种聒噪的狂欢。吃多了含有大量调味剂的餐点,就很难品尝出食物本身的鲜美。若是不能持续思考,辩证看待,铺天盖地的浅表化的弹幕也会让人丧失欣赏深度作品的能力。

  四、规范建议
  弹幕是一种极富想象力和创造性的载体,B站弹幕多来自于年轻一代,从十大弹幕热词中,我们便可以看到这一代思维的活跃与跳脱。B站有动画、番剧、国创、音乐、舞蹈、游戏、科技、娱乐、鬼畜、影视、时尚、生活、广告13个主板块,这些板块相对独立而又互相影响,每年的十大年度弹幕都具有普适性,能在多个板块中传播发散。互联网作为一个虚拟世界,人们在使用语言、发表文字时既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口头表达,又与传统的书面写作有着很大的区别。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将文字拆分、组合,突破了原有的存在形式,赋予其新的意义。
  但问题也是广泛存在的。作为B站主要用户的青少年倾向于使用一些另类的表达来博取关注度,受到宅文化的影响,弹幕中常出现有关性与暴力的词汇。互联网对隐私的保护也使得部分用户在发送弹幕时肆无忌惮地进行人身攻击,散布不良信息。十大弹幕热词中并不包含上述问题,但也会引起表达单一、语言排外、思想浮躁等问题。
  从弹幕使用者的角度而言,在表达自我的同时也要尊重他人,遵守弹幕礼仪,不发表恶意弹幕,积极维护网络生态。可以为了有趣跟风刷屏或是参与弹幕施工,但要保持冷静的思考和主动的表达。要想到自己发表的不当评论可能会成为网络污染者。
  从监管部门和视频网站的角度,二者应该积极协作,监管部门建立健全相关制度和机制,视频网站严格执行,完善站内审查体系。值得注意的是,B站是一个年轻人聚集的平台,其思维的跳脱和创造力都是非常突出的,对于语言规范的问题,我们不能光着眼于语言现象本身,同样也要考虑到这个群体的年龄和社会背景。要在保有其活力的同时,创造和谐的语言生活环境。与此同时,对青少年进行世界观与价值观的引导教育也十分重要。青少年是一个容易产生逆反心理的群体,所以在监管审查的过程还需要有恰当的策略和方式。
  B站2019年度十大弹幕热词只是弹幕世界一个小小的缩影,但通过对这些热词的研究,我们对弹幕的特点与存在的问题有了一定认知。在弹幕语言的规范化过程中,弹幕使用者、视频网站、监管部门乃至社会各界,都要负起各自的责任,共同营造绿色健康有活力的网络语言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