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陆俭明:对语言学学科前景的看法
发布日期:2016-09-23 16:04:31   点击:

受访者:陆俭明先生

采访者:郝琦、刘敏旗

时间:2016年4月25日

地点:北京 蓝旗营小区

按:2016年4月25日下午,微刊小编有幸采访了陆俭明先生。采访围绕三个主题展开:求学经历、学习方法;关于“语言研究多元论”;对语言学学科前景的看法。

 ◇ 我们刚刚回顾了语言学的发展历程。您觉得如果我们以后有志于从事语言学研究,这个学科的前景如何?老师,您前不久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语言研究跟个人的语言能力和国家的语言能力都息息相关。您觉得语言学学科会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学科吗?

 ◆ 是,语言学科将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学科。我们知道,语言研究的目的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三方面:第一,要了解清楚语言的面貌,解决“是什么”的问题,包括现状是什么样,它的历史发展是什么样;第二,就是要研究“为什么”的问题,也就是进一步回答“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现状?”、“为什么是这样的历史发展?”、“它的发展轨迹为什么是这样的”等问题;第三,为应用服务。任何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应用。当然,应用有的时候很直接,有的时候相当间接。譬如数学上的哥德巴赫猜想,我国的数学家先后由王元证明了“3 + 4”、“3 + 3”和“2 + 3”(1956)以及“1 + 4”(1962),由陈景润证明了"1+2"(1966),这有什么用啊?它的深远的意义不是马上就能看到的,也不是一般常人所能理解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所有的研究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应用。因此,语言研究,具体到汉语研究,我们不能忘了为应用服务。

 你看,我们上的“语言学概论”里,一方面给大家讲语言的本质是什么,一方面讲语言的功用。语言的功用是三句话,记得么?

 ◇ 语言是人类交际的工具,人类思维的工具,人类文化传承的载体。

 ◆ 对。这是语言功用的老三句。这三句你们要牢牢记住,但是更要加以深刻的认识。人类社会在进步,特别是在目前这样一个信息时代,更要对语言的功用有新的认识。其中很重要的两条是:第一,语言具有资源性。语言本身是一种资源,对国家来讲是一种资源,对个人来讲也是一种资源。对国家来讲,国家的语言能力现在已经成为国家软实力的一部分,特别是已涉及到国家的安全。

 我讲些具体的事情你们听听,你们去体会。譬如说,我们现在是一个世界大国,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实体,我们的国际地位越来越高,我们每年在联合国负担的经费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一个情况你们要了解,我们中国能进入联合国工作的中层、上层人员,很少很少。为什么进不去呢?并不是人家不要你,是语言能力不够,这就吃亏了。我们现在能进去的工作人员大都在较低层次的工作部门。另外比如说现在的国际谈判,不管是政治谈判还是经济谈判,语言很重要啊。谈得好我们就能取得更大的利益,谈不好我们就会丧失很多利益。可是我们在这一方面还很欠缺。

 再比如,索马里海域我们去护航,而且很有成效。但是我们有一个问题,军舰上装备着非常先进的录音设备,索马里海盗老远讲的话我们都能录到,可是谁也不懂。赶快发回中国,谁懂?谁也不懂。我们现在全国外语的语种只有七十个左右,全世界那么多语言我们只有七十个左右。非洲的语言我们只有两个,一个是豪萨语,还有一个是斯瓦西里语,那么大的非洲我们只有两个语种。索马里这个语种我们就没有在高校开设这样的课程,当然就不懂了,对不对?哈佛大学,一个大学开设八十八门外语,我们全国只有七十种左右,而美国全国开设二百一十二种。所以,我们现在的外语人才是奇缺。

 语言不仅具有资源性,也具有情感性。这也就涉及到现在的“一带一路”建设问题。“一带一路”构想,这个你们大概都了解吧?“一带一路”的构想是我们国家在2013年提出的。具体说,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哈萨克斯坦时首次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一个月后,习近平主席出访印度尼西亚,又倡议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相整合,简称为“一带一路”构想。“一带一路”构想的核心内容是秉持“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共同发展理念,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全方位地推进务实合作,与沿线沿路国家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为达到此目的,提出要与沿线沿路国家实现“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一带一路”构想具有很深远的意义,不管是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对世界经济的发展,都是有深远的意义的。

 但是“一带一路”构想要实现,需要语言铺路搭桥。这是北语李宇明教授在2015年9月25日《人民日报》(第7版)的一篇文章中最先提出来的。他这一看法我很点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语言互通是“五通”的基础。因为没有语言互通,政策难以沟通,也会影响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更谈不上民心相通。比如说“一带一路”建设中,我们跟别的国家去通商,如果他们能用我们的汉语,我们能用他们的语言,一下子就亲近多了。这个你们自己都有体会,你们如果碰到一个老乡,说老乡话,一说,两个就亲了。

 另外,语言跟信息密切相关,信息的载体就是语言。因此信息资源的获取,信息资源的掌控,信息资源的管理,信息资源的保护,这些都跟语言有关。现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都从战略高度来考虑语言能力、语言教育问题。就拿美国来说,近十年来他们就出台了《国家外语能力行动倡议》(2005)、《国防语言转型路线图》(2005)、《语言与区域知识发展计划》(2006)、《国家安全语言计划》(2006)、《国防部语言技能、区域知识和文化能力的战略规划:2011-2016》(2011)等一系列重大语言政策和举措,足见美国对语言之重视。

 对个人来讲,语言也很重要,现在很多学生意识不到这一点,现在语言能力已经成为和他人竞争的一个重要的条件。比如说你们以后毕业出去找工作,招聘单位对应聘人员的考核,首先不是考核你的专业知识,他不会问你,“诶,汉语是怎么发展的”,“‘帮滂並明’是怎么回事”,他考核你的首先是你的语言素养、语言能力。包括母语的口语能力和书面语能力以及外语能力。

 一面试,有的人思维敏捷,口齿清楚,言简意赅,回答流畅;有的人就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那你们说要那个人呢?书面语,人家给你一个三千字的文章,说:“这是我们对某个新产品的说明,同学,你用五十个字把我这个产品概括一下。”有的人有这个能力,有的人就根本概括不出来。语言通过了才来考核你的专业知识。语言能力的另一方面就是外语的能力,看你能会几门外语,掌握到什么程度。这不是我要夸大语言能力对个人的作用,这是社会现实。有记者在《解放日报》上发表过一个调查报告,他把语言能力分为三等,优秀、良好、一般,然后去了解他们的工资收入,结果发现,“一般”和“优秀”的收入之比可以达到1: 6。

 ◇ 如果要提高全民的语言能力,我们语言学研究者能够做些什么吗?

 ◆ 当前,语言学工作者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是广为宣传,我们过去在这方面宣传得不够,要让全民特别是我们各级领导人认识到语言能力对国家和个人的重要性。另一件事,要改革语言教学,推进语言教学。应该说现在无论是语文教学还是外语教学,我自己认为,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听不到朗朗书声了。另外,学生读书太少。最近一个可喜的现象是,媒体上提倡读书。知识是靠读书才能不断积累与更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渠道。读书能够开阔思路,增长新知,扩大视野;读书也能启迪思维,创造性思维不是光靠冥思苦想获得的,首先需要读书。你看我们现在,从小学到大学,功课很重,但是读的书很少。杜甫有一句话,“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你没有输入,哪有输出呢?我们当老师常说一句话,我要给学生一杯水,我自己要有一桶水。我这儿一桶水哪来的?主要是通过读书得来的。你们都知道欧阳修吧,《醉翁亭记》的作者,大家都很熟悉。宋代有个大文豪叫黄庭坚,知道吧?黄庭坚的岳父孙莘老就写文章之事曾请教当时的大文豪欧阳修,欧阳修淡淡地回答说:“无他术,唯勤读而多为之,自工。”(见《东坡志林》),意思是没有别的诀窍,就是勤读,勤写。《红楼梦》看过吗?四十八回有一个情节,什么情节你记得吗?

 ◇ 是香菱学诗吗?

 ◆ 对,香菱请教林黛玉怎么作诗。我们知道《红楼梦》里面写诗填词做得最好的是林黛玉。林黛玉怎么回答香菱的?你们还有印象吗?

 ◇ 让她去读谁的诗集。

 ◆ 对,林黛玉从书架上拿了一部王维诗集给她,而且叮嘱她,你去给我读、背。另外,你还要给我读和背一二百首杜甫的诗、一二百首李白的诗。你把这三个人的诗背得滚瓜烂熟,你也会作诗了。这个不假,一个人会作诗,就是要培养诗的语感,这个很重要啊。杨绛知道吗?杨绛是谁啊?

 ◇ 钱钟书的夫人。

 ◆ 杨绛在100岁的时候,有记者去问她,“你怎么有这么好的文学修为啊?”杨绛就说,“我这是受我爸爸的影响。我爸爸解放前在上海,每天要为《申报》写稿,他的文章大家都爱看,都说是‘掷地有声’。我幼小的心灵里就对我爸爸崇拜得不得了。有一天我就问我爸爸,‘你怎么那么棒啊,你有什么诀窍啊?’我爸爸就笑笑说,‘有什么诀窍啊,要说有诀窍,就是要勤读书,读好书’。”这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你只有读书,才能形成语感。你们不要看不起感觉,感觉很重要。我们现在很多人为什么语文不好,就是读书太少,没有能够形成很好的书面语的语感。学外语,你也要形成所学外语的语感。一个人的外语水平什么时候算高了,就是他在讲的时候不是要去现翻译,而是就能用外语去思维,有外语的语感。这样的语感哪儿来呢?就是要大声地朗读,大量地阅读。

 ◇ 我们还有一个感兴趣的问题,您最近有什么研究计划吗?

 ◆ 我和马老师虽然都退下来了,但是脑子还没退。(笑声)我们的研究呢,一个是本体研究,一个是应用研究。应用呢,现在侧重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外汉语教学,现在一般叫汉语国际教育,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小学的语文教育,提出我们的看法。本体研究呢,马老师主要侧重在虚词研究,我呢,最近主要考虑以下几方面:一个是对构式理论进行一些新的思考。我们有个教育部的课题,做一个构式库,这个课题名义上是我的,实际上由詹卫东老师在做。这主要是为中文信息处理服务的。我呢,主要从理论上有一些思考。还有,现在考虑比较多的是语言信息结构;在语义问题上也考虑得比较多,我提出了一个“语义和谐律”,现在进一步在思考;另外,我还很关注句法成分的长度对句法规则的制约的问题。

文章转载自语言学微刊,微信公众号:pkulingua 2016年9月19日)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人文馆文学院5楼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