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王宇波:香港“繁简之争”及对策研究
发布日期:2017-05-10 17:55:10   点击:

[摘 要]香港繁简之争在激进政治组织炒作下已经被复杂化,成为事关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大事。近期接连发生的繁简字风波致使港人的身份认同、国家认同两极化问题严重。其矛盾根源是陆港融通有限,本土思潮迅速膨胀后对繁简之争的政治利用。建议完善并落实相关法制、加强青少年工作力度、稳步推进爱国教育,以及积极开展舆论引导,把握新媒体时代的舆论引导主动权。
[关键词]繁简之争;泛政治化;本土思维;国家认同;爱国教育
  
  近来,香港少数人“本土主义”、“去中国化”和“港独”言行越来越激进,并且利用各种因素和手段挑起事端,制造对立。愈演愈烈的繁简字风波就是一个缩影。它表明,香港社会被进一步撕裂,港人身份认同、国家认同两极化问题严重,对立情况加剧。香港繁简字之争原本由来已久,但在香港激进政治组织炒作、“港独”与“台独”势力合流的影响下,争论已被复杂化和政治化,波及面越来越大。面对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和撕裂的政治生态,如何妥善处理繁简字之争,已是事关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大事,亟待采取积极稳妥的得力措施,有效应对,以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为此,我们搜集整理了有关信息,加以简要剖析,并提出相应建议,供有关方面参考。
  1 事件扫描:风波四起 矛盾日趋尖锐
  繁简字问题,一直是香港社会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过去基本上限于语言文字领域和教育领域,并没有明显的政治色彩。但近期接连发生的繁简字风波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推波助澜下,染上了浓烈的政治色彩,而且矛盾趋近白热化,严重威胁到了香港的稳定和国家安全。
 (1)2015年11月30日,港生在香港理工大学“民主墙”上贴出“HK IS NOT CHINA”的分裂言论,陆生使用简体字标语予以批评,引发香港高校大范围的繁简之争,激进言论引爆社交网络,达到近两年的最高峰。  
 (2)2015年12月15日,特区教育局在《更新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课程》咨询文件中,提及“学生应具备认读简体字的能力”。部分香港媒体和激进政治组织炒作宣称特区政府的行为目的是“政治手段”,教育局在舆论压力下被迫多次做出澄清。2016年2月8日,炒作繁简之争的激进组织有预谋地发动了“旺角暴乱”。
 (3)2016年2月14日,曾获选“英国百大成功企业人士”榜首,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宣布将在香港开店,因使用简体字翻译受到香港网民批评,网络上出现“香港不是中国”、“用简体字就不要在香港开店”等分裂和挑衅言论。
 (4)2016年2月17日,浸会大学学生会发公开信投诉食堂营运商使用简体字通告,公开信包括“留意谁才是香港的当家”、“向大陆屈膝献媚”、“欢迎内地生退会退学”、“到哪里都会被歧视”等侮辱和泛政治化言论,再次引起陆港生对繁简字的激烈争论。
 (5)2016年2月22日,世界第一大华语商营电视台“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因新闻报道使用简体字幕,一日之内收到近万港民投诉,部分“本土派”团体集会抗议,媒体推波助澜,将TVB贴上“赤化”的政治标签。
 (6)2016年3月19日,香港教育局长吴克俭在参加某中学校庆典礼和开放日活动时,遭到百余名示威者围堵,部分示威者穿着印有“热血公民”的T恤和中学校服,打着“捍卫繁体字”等标语。
  截止到2016年3月21日,与繁简字风波相关的分裂言论“Hong Kong/HK IS NOT CHINA”及其中文形式“香港不是中国”、“香港不等于中国”在Google的搜索结果分别为:26800条、8580条、32400条、5620条。“Hong Kong/HK Independence”在Google的搜索结果分别为7910条、4270条。我们对Twitter上“HK IS NOT CHINA”账号的分裂言论的传播及影响做地理信息可视化分析后发现,在繁简之争最激烈的2016年1月,港独言论数量迅猛增长。
  由此可见,香港繁简之争已不是语言文字方面的纯学术探讨,而是在部分“港独”势力的煽动、炒作下,波及整个香港社会和互联网络的政治风波,不仅破坏着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也威胁到了国家的安定团结。
  2 社会反响:手段多样 部分言行激进泛政治化
  目前,随着繁简字风波持续发酵,“本土派”将争论引入意识形态之争、政治体制之争,部分港民对繁简字问题以及对内地认同感的争论愈加激烈,行为愈加激进。同时,香港部分媒体也推波助澜,国内外多家媒体也从不同角度予以了报道和评论。
   2.1抵制简体字的手段
 (1)以组织或团体名义发布抵制声明。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先后多次发表公开信抵制简体字,并以学生会通讯的形式电邮全校学生;香港教育学院学生会更发起联署反对教育局的简体字咨询文件。
 (2)以个人名义投诉或发表公开信抗议。香港通讯事务管理局收到民众对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使用简体字幕的投诉近万条;香港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写公开信给无线集团行政总裁李宝安投诉简体字幕事件。
 (3)集会抗议。以激进学生团体“学民思潮”“热血公民”和改革派政党“新民主同盟”为代表。“学民思潮”、“普教中学生关注组”、“正语学”等多个民间团体在教育局外抗议教授简体字[1],“热血公民”等百余人围堵教育局长[2],新民主同盟和公民党部分成员也集会抗议电视台简体字幕。[3]
 (4)“民主墙”大字报。港校的繁简之争通常发端于各高校的“民主墙”,是矛盾开始和激化的地方。
 (5)社交网络论战。争论最激烈、最集中的地方当属各大网络社交平台,包括国外的Facebook、Twitter等,国内的新浪微博、知乎、天涯论坛等社交媒体。有报道称,“有网民在Facebook发起‘简体字举报’运动,把使用简体字的店铺拍下,照片发布到网上。”[4]
   2.2媒体分布
  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Twitter、新浪微博、知乎、天涯等。
  传统媒体和网站:大陆的《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环球时报》、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等主流媒体和网站都予以了报道。《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了署名文章,批评将繁简字问题政治化。
   香港媒体对繁简字风波的报道,立场有着明显的阵营分布。以《大公报》、《文汇报》、《成报》、《经济日报》、《香港商报》、《头条日报》为代表报刊,报道较为客观,多为中性或建设性的报道和评论。以《热血时报》、《星岛日报》、《苹果日报》、《太阳报》、《明报》、亚洲自由电台为代表的媒体,通常对事件片面报道,多刊发本土激进派的言论,具有较强的政治煽动性。
海外媒体以美国之音、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为代表,多为转载陆港媒体的相关报道。
   2.3 抵制简体字的人群分布
  从社交媒体以及新闻报道上看,繁简字风波的人群分布主要是:部分香港高校学生、政府议员、教育界人士、传媒界人士以及部分党派或组织人士等。
言论比较激进的人群主要是:部分具有本土派思维或激进民主派思维的本土青年学生,以及政界中的改革派、本土派等有特殊政治目的人群。
   2.4 主要言论
  繁简字风波舆论基调表现为“简能纳繁,而繁不容简”。内地网民对繁体字并不十分排斥,但部分港民抱有“繁体字为正统”的文化优越感,“本土派”港独分子鼓吹“文化优越论”、“文明等级论”、“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论”等。主要观点有:
   以香港本土派和激进组织为代表的言论。强调陆港差异,将繁简之争泛政治化,认为“繁简字代表两种不同的文化和意识形态”[5]“香港教育局推行简体字教学有政治目的” [6],甚至散布“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分裂言论[7]。
  以大部分香港民众为代表的言论。认为繁简之争只是陆港文化差异,部分人炒作“繁简之争”政治化并非香港主流民意。主要论调是,“繁体字历史悠久是中华文明的传统载体”、“繁体字比简体字漂亮”、“如果学简体字就看不懂繁体字”、“简体字给港台人士和海外华侨带来了不方便”等。
  大陆主流媒体为代表的言论。“繁简之争”属文化范畴争论,不必将其政治化。《人民日报》(海外版)2月23日报道称,“繁简体并非先天对立,更不应附会政治含义。”[8]
  以上言论说明,香港与内地在繁简字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分裂势力通过散布诋毁性、曲解性和误导性言论,以及集会、威胁和暴力行为,激化陆港矛盾,渲染对立情绪,蓄意将繁简之争引向意识形态的争论,将其泛政治化,具有极强的政治煽动性,破坏香港和内地的关系。尤其是部分香港青年学生,对内地认知具有片面性,极易被少数激进分子煽动,做出极端行为,甚至演变成诸如“占中”、“旺角暴乱”等事件,对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应从事件根源上进行疏导,避免极端不良后果的产生。
   3 矛盾根源:本土派思潮的“政治利用”
   3.1 陆港融通有限,本土派思潮膨胀
  虽然香港已回归19年,但陆港文化融通渠道有限,“香港青少年学生对大陆的了解几乎为零。”[9]加之香港长期受到殖民统治,语言和文化诸方面接收殖民者的教育,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形成了既不同于台湾、澳门,也不同于大陆的独特性。香港年轻人对中国的文化认同感、身份认同感偏低,具有本土派思潮的人群呈逐年上升趋势。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联合出版集团顾问陈万雄曾指出:“目前香港的年轻人、学生对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化缺乏了解。”[10]在繁简字问题上,大多数港人并不了解大陆文字改革的历史背景,误认为简体字是残体字,缺少构字理据,破坏了中国文化,损害了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纽带。文化认同感的降低,使得越来越多的香港人身份认同发生变化。据香港大学对港人身份认同的调查显示:在“中国人、香港人、在中国的香港人、在香港的中国人、亚洲人、世界公民”等选项中,选“香港人”的比例总体呈逐年上升趋势,香港人对自己是“中国人”的身份认同逐年降低。[11]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会长吴峥认为,“时下的香港大学生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对中国大陆的情感较薄弱,无法像陆生拥有强大的国家观念。”[12]
  对中国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感的降低,使得本土派思潮迅速膨胀。近年来,“本体民主前线”、“学民思潮”、“香港独立党”、“全国独立党”、“热血公民”、“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等激进组织陆续成立。在此背景下,本土派少数人开始提出香港独立的主张,并通过违法“占中”、暴力“港独”等行动,势力日益壮大。据BBC中文网报道,2月28日香港举行新界东立法会议席补选,旺角骚乱中因“暴动罪”被逮捕的本土民主前线参选人梁天琦获6.65万票,得票率15%,在七名参选人中位列第三。可见,“在政治上支持‘本土派’的并不只是‘一小撮人’”[13],本土派势力已经发展壮大。旺角暴乱以及一系列繁简字事件,本土派等激进团体都是激化矛盾的始作俑者。
   3.2 港独分子“政治利用”,将文字争论泛政治化
  繁简字风波最主要的根源是分裂势力的政治利用。我们调查发现:将繁简之争政治化的人群,与香港“占中”、“旺角暴乱”组织者是同一批人,多数为“本土民主前线”、“学民思潮”等激进组织成员。他们的焦点并不是对繁简字演变和文字改革的学理争论,而是将语言文字争论泛政治化,引向意识形态和身份认同的争论。这一过程中,“港独”甚至有和“台独”势力合流的趋势,他们蓄意将繁简之争泛化为意识形态领域和政治体制的矛盾,图谋“港独”的政治目的。
  在日常生活中,为求记录快捷方便,港人早已部分使用简体字。《环球时报》刊文指出,“香港对两种字体都接受”,“但在香港大学校园,简繁体被来自双方的学生赋予不同意识形态和政治意义。”[14]有学者调查显示,“台湾受访者的‘中国人’身份认同最低,香港次之,澳门最高;至于选‘两者皆是’的,则以香港最强,台湾及澳门次之。”[15]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港人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是很明确的,希望维持“港人治港”的现状。少数“本土派”港独分子想炒作繁简之争实现其政治图谋,才是真正值得警惕的矛盾根源。
  4 建议:完善并落实法制与青少年工作并重
  4.1 加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但遗憾的是,香港已经回归近19年,而《基本法》第23条所规定的立法没有得到应有的落实,这就使得某些有政治野心的人有了可乘之机,因而肆意妄为。 “占中行动”、“旺角暴乱”、“繁简字风波”等分裂言行愈演愈烈,在客观上与相关法制不健全不无关系。对此,2014年10月有超过160多家海外中文媒体联合署名发布的《保卫香港宣言》指出:“由于23条立法至今未能落实,香港成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个连叛国和分裂都无法入罪的‘法外飞地’。外国颠覆势力和香港本地极端势力一步步将香港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一场导致国家分裂的颜色革命随时可能爆发。”[16]
  因此,为了维护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制止激进分子继续借繁简字等问题制造事端,煽动陆港对立,散播港独思想,防止“旺角暴乱”等暴行再次发生,必须加快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为惩治分裂国家的言行提供法律保障。
4.2 依法制定繁简并行的法例
  《基本法》和香港现行《条例和附属法例》对香港法定语言、教学语言及教材使用均有明文规定:“中文”和“英文”是“正式语文”和“法定语文”,特区政府可以自行制定包括教育语言在内的教育发展及改进政策,也可以从特区以外选用教材。相关法例如下:
  《基本法》第9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除使用中文外,还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语文。
  《基本法》第136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础上,自行制定有关教育的发展和改进的政策,包括教育体制和管理、教学语言、经费分配、考试制度、学位制度和承认学历等政策。
  《基本法》第137条规定:各类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并享有学术自由,可继续从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招聘教职员和选用教材。
  香港现行“条例和附属法例”第5章《法定语文条例》第3条《条文标题法定语文与其地位与应用》规定:(1)现予宣布︰在政府或公职人员与公众人士之间的事务往来上以及在法院程序上,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法定语文。(2)各法定语文享有同等地位,除本条例另有规定外,在第(1)款所载用途上亦享有同等待遇。”[17]
  从以上法例看,第一,依据《基本法》第9条、《法定语文条例》第3条,中文为香港法定语文之一,而简体字和繁体字是中文的不同书写形式,粤方言和普通话是中文口语的不同变体,都属于中文范畴,理应具有同等法律地位,都是香港法定语文。因此,TVB电视台的中文简体字幕并未违法;第二,依据第136条,香港教育局推行学生认读简体字的教学政策也属合法;第三,依据第137条,在香港各院校使用简体字教材也属合法,香港部分高校学生会抗议和抵制港校使用普通话教学无法可依。
  虽然依据香港现行法律,法理上繁体字和简体字在香港具有同等地位,但在现实语言生活中,简体字和普通话并未享有应有的法定地位。因此,建议在现行法律条文基础上,推动香港《法定语文条例》的中文文字系统和口语法定地位的法例出台。建议如下:
  第一,为了消除香港民众对于繁体字和粤方言可能被取代的担忧,可以从法例上进一步明确保护香港现有繁体字和粤方言的使用地位,既让民众放心,也不给分裂势力制造事端以口实。
第二,为了在香港逐步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可以进一步明确法定繁简、粤普并行,即明确规定简体字和繁体字都是中文的合法书写形式,粤方言和普通话都是合法的中文口语形式。
  4.3 加强青少年工作,增强国家认同感
  占中事件、旺角暴乱、繁简字风波也反映了香港青少年在国家意识、身份认同等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应予高度重视。3月3日,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作工作报告时提出:“加大对港澳青少年工作力度,组织以港澳政协委员为主导的青年社团代表到内地进行体验式学习考察,让他们亲身感受国家发展成就,增强国家意识。”“鼓励港澳地区政协委员发挥双重积极作用,为促进内地与港澳合作发展献计出力,广泛深入地参与港澳青少年工作。”可见,推动香港青少年的国家意识和身份认同工作已上升到国家政策,加强香港青少年工作不仅是香港事务,更涉及国家利益及安全。
  因此,我们建议,相关部门应大力推动和深化内地与香港的青少年交流。鼓励教育部门之间、学校之间、学生之间开展形式多样的合作交流,如两地高校合作开办课程或者学院、开展两地间教师的交流、开展中小学的姊妹学校计划、举办各类文体联谊活动、利用远程线上教学系统交流学习。让每个香港青少年都有一个以上的内地朋友,增进彼此的了解,拉近文化差异,从而增强香港学生对祖国的认同和归属感。
  4.4 在香港稳妥推进爱国教育
  早在2010年,香港特区政府曾针对国情教育的缺失,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但在2012年推行时,因引发广泛争议,国民教育被搁置至今。
  面对香港青少年逐渐缺失的国家归属感、国民身份认同和爱国精神,香港特区的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强调要加强香港民众的爱国主义教育。例如,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东莞社团总会主席朱李月华表示,“目前香港爱国教育缺失,建议香港教育局,加强爱国主义教育。”[18]全国人大代表郑耀棠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香港代表团会议上发言时也表示,“香港和平回归后,国民教育方面做得还不够,建议从小学推行国民教育,加强市民的爱国情怀。”[19]中共教育部党组1月19日印发的《关于教育系统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施意见》也明确指出,加大对香港、澳门和台湾青少年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力度。[20]
  针对香港爱国教育的复杂性和特殊性,我们建议:
  第一,虽然特区政府被迫搁置国民教育课程至今,但曾明确指出,办学团体和学校可以自行开展德育国民教育,采用相关教材。因此,首先可以在部分中小学试点,将爱国主义教育有机融入教材和教学实践环节中,然后逐步在全港的中小学稳步推进。
  第二,加大香港青少年到内地参访,进行国民教育系列活动的力度。充分利用革命圣地、文化馆、纪念馆、博物馆、旅游景点、部队营地等资源举办参访活动,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第三,运用微博、微信、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网络新媒体,创新爱国主义教育方式和途径,生动传播爱国主义精神。
  4.5 加强舆论引导,避免争论标签化
  繁简之争最大的危机是分裂势力利用媒体将其标签化和扩大化,恶意引向政治层面,实现港独的政治图谋。所谓“标签化”是指报道的过程中,无视事件的客观性、真实性、复杂性和全面性,截取并泛化最能激化矛盾、引发争论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差异进行突出强调。从调查看,大部分港媒都能较为客观的报道繁简字风波,虽引用部分人的尖锐批评,但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可是仍然有部分媒体站在本土派的立场上,故意煽动对立情绪。Facebook、Twitter等自媒体平台上的“本土派”账号也推波助澜。同时,我们也要防止内地媒体和网友在争论、批评时以偏概全,将矛盾泛化,误伤多数香港民众。因此,防范繁简之争演变成更大的危机事件,离不开舆论引导。
  2016年2月2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刊发题为《繁简之争 莫让“乱花”迷了眼》的署名文章,指出“繁简体并非先天对立,更不应附会政治含义,学习和使用哪一种,应回归实用精神和开放态度。”文章批评了一些香港媒体和激进政治组织炒作繁简字问题政治化,对舆论引导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
  我们建议,相关机构应鼓励和支持纯学术的繁简字问题探讨,加大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的宣传力度,引导香港民众认识繁简之争的矛盾根源,避免港独分子利用语言文字传承问题分裂祖国、扰乱民心。同时,政府更有必要制止相关媒体将文化问题标签化,积极引导舆论导向,鼓励新媒体传播国家、民族、文化正能量。
(本文发表于《理论月刊》2016年第6期 作者王宇波 李向农 )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2CYYY030);国家语委重点项目(ZDI125--33)、(ZDI135-11);武汉大学自主科研(人文社科)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

我们利用地理信息学的相关技术,抓取了2014年2月份至2016年3月8日期间国外新媒体平台中Twitter中相关涉及分裂言论的账号数据,共搜集到3219篇tweets,进而定量分析相关言论在新媒体中的发起、交流与传播特征与规律。发现繁简风波之后的两个月,分裂言论出现峰值,繁简之争与“占中”等暴力事件一样,都引发了分裂言论的迅猛发展。
参与文献:

[1 ]团体促搁置“普教中”目标[N].《星岛日报》,2016-02-15.
[2 ]叶蓝.香港激进派煽动中学生围堵官员 舆论担心暴力蔓延[N].环球时报,2016-03-21.
[3 ]海彦.香港无线电视用简体字幕引发港人反弹[EB/OL].美国之音中文网,http://m.voachinese.com/a/hongkong-tvb-20160224/3204511.html.
[4 ]幻方:繁简之争走火入魔[N].《香港商报》,2016-02-19。
[5 ] [ 9] [ 12]李侑珊. “在港请用繁体字”陆、港生交锋[N].《中时电子报》,2015-12-09. 

[6 ]新民主同盟反对简体字纳中小学课程[N].《星岛日报》,2016-02-13.
[7 ]李鋈麟.繁简之争谁人得利[N].《文汇报》,2016-02-20.
[8]王平.繁简之争 莫让“乱花”迷了眼[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02-23.
[10 ]许骥:香港年轻人的尴尬源于历史空白[N].《南都周刊》,2015-12-23.
[11 ]张利.“港人身份认同调查”引争议[N].环球时报,2012-11-13.
[13 ]刘子维.香港电影《十年》制作者:守护本土想象未来[EB/OL].BBC中文网,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6/03/160303_hong_kong_film_ten_years.
[ 14]勿让简繁体之争政治化 有人背后有阴谋[N].《环球时报》,2015-12-21.
[15 ]郑宏泰、黄绍伦:身份认同:台、港、澳的比较[J]。《当代中国研究》,2008,(02).
[16 ]海外华文传媒协会.“占领中环”引发动荡 142家海外华文媒体发布保卫香港宣言[EB/OL].观察者网http://www.guancha.cn/indexnews/2014_10_03_272937.shtml.
[17 ]法定语文条例[EB/OL].香港政府律政司网站,http://translate.legislation.gov.hk/gb/www.legislation.gov.hk/chi/home.htm.
[18 ]曹家宁.张德江出席香港代表团全体会议[EB/OL].大公网,http://www.takungpao.com/FM/newspaper/2016-03/3289424.html.
[19 ]李闻莺.人大代表郑耀棠:建议香港从小学推行国民教育,加强爱国情怀[EB/OL].澎湃新闻网,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41069.
[20 ]中共教育部党组.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教育系统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施意见[EB/OL].中国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网站, http://www.moe.edu.cn/srcsite/A13/s7061/201601/t20160129_229131.html.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人文馆文学院5楼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