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李美霞:“一带一路”话语建构生态语言学研究
发布日期:2017-09-20 10:46:57   点击: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70915日 作者:李美霞  
 
  “一带一路”是经济之路、贸易之路、睦邻友好之路,更是人文交流之路。实现人文交流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无论何种方式,语言、话语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它们不仅传递信息,更建构自然生态、社会文化生态、认知生态。它们影响着人类与人类以及人类与其自然环境、社会文化环境之间的交往方式。因之,“一带一路”话语的建构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一带一路”倡议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
   相关研究梳理
  自从“一带一路”倡议发起以来,“一带一路”语言研究已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已有研究主要涉及4方面:一、语言规划。包括中国与周边国家跨境语言的语言规划,媒体语言中的跨境语言规划,小语种人才培养的战略规划等话题。二、语言保护。涉及如何保护各民族语言的方法,中国少数民族社会语言生活如何做到可持续发展,如何科学保护国家语言资源等内容。三、语言管理。涵盖语言与国家安全问题,汉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传播问题,语言人才的培养问题,语言政策问题,语言/话语体系建构问题等。四、“一带一路”语言话语分析。各种方法,如语料库、系统功能语法、批评话语、隐喻理论等被用以分析“一带一路”话语,以期揭示“一带一路”的规划愿景,中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域外媒体如何构建中国的“一带一路”形象及其背后隐存的意识形态等。
  “一带一路”语言研究已经全面起航,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然,鲜有研究将“一带一路”话语体系建构看成是语言生态的建构,也未有研究从生态语言学视角深入剖析“一带一路”话语建构中反映“一带一路”核心思想的语言特征及偏离“一带一路”核心思想的语言特征。因之,从生态语言学视角研究“一带一路”话语建构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生态语言学
  生态语言学(ecolinguistics)是生态学和语言学的交叉学科,主要研究语言与其环境之间的交互作用。目前,生态语言学中公认的有两种主要的研究范式:一种以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豪根为代表的“豪根范式”,另一种以系统功能语言学创始人韩礼德为代表的“韩礼德范式”。两种范式有共性,也有差异性。“豪根范式”强调的是语言的生态环境,如语言的分布,语言的多样性,语言的生存、发展、消亡等。“韩礼德范式”强调的是对语言进行生态分析和批评,如语言中是否隐含着人类中心主义、增长主义、等级主义等。但是,无论哪种范式,其本质都是提醒人们语言与环境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要想达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相处,语言及语言生态的建构方式至关重要。语言的建构方式若摒弃了人类中心主义、增长主义、等级主义等不符合生态的思想,语言的生态,乃至社会文化的生态就是绿色的、可持续发展的。
   “一带一路”话语与生态语言学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一带一路”的建设符合当今国际社会多极化、全球化、信息化、多样化的发展趋势,是区域融合、跨洲跨洋合作以及全球互通互联新模式的积极探索。但要使外界能充分理解“一带一路”倡议,话语的建构至关重要。通过话语,“一带一路”所蕴含的博大精深的智慧才能得以表征和传递。话语既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表征者,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交流者,更是“一带一路”思想的信息传递者。“一带一路”的思想精髓:合作、共享、对话、和平、平等、生态可持续发展与生态学语言所倡导的生态智慧相一致。换句话说,生态语言学要求“一带一路”话语建构中语言结构要表征出合作、共享、对话、和平、平等、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思想,这种语言结构模式反过来也影响“一带一路”的建设,以及我们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人及自然世界之间的交往方式。因此,毫不夸张地说,从生态语言学视角看,“一带一路”话语的建构方式将影响“一带一路”倡议的顺利推进。
  因此,本研究提出以下学术观点:(1)语言是人类独特的社会认知生态,语言反应并建构了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广阔的自然世界之间的交往方式。(2)语言模式是社会认知结构的投射。(3)“一带一路”话语建构中隐含的语言结构要表征出合作、共享、对话、和平、平等、生态可持续发展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思想。语言结构模式反过来也影响“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4)根据生态智慧(哲学),“一带一路”话语构建的话语类型有三类:有益性话语类型、破坏性话语类型、矛盾性话语类型。
   研究价值
  从生态语言学视角审视“一带一路”话语建构有重要的理论及实践价值:第一,有助于揭示“一带一路”话语深层次隐存的语言结构模式;第二,有助于发现有益的话语类型,破坏性的话语类型以及矛盾性的话语类型,以便在“一带一路”相关文件起草、新闻报道、相关宣传等活动中尽量多用有益的话语类型,规避使用破坏性以及矛盾性的话语类型;第三,有助于审视语言及其使用构成的生态系统是否真正体现了“一带一路”合作、共享、对话、和平、平等、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思想理念;第四,将生态语言学和“一带一路”话语建构相联系的研究成果应用于“一带一路”语言,包括外语教育教学中,不但提高“一带一路”话语建构的水平,而且提高语言应用的生态智慧,更重要的是提高透过语言展现出“一带一路”倡议核心理念的能力。
  本文系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一带一路’话语建构生态语言学研究”(项目编号:17ZDA11)阶段性成果)
  
  http://glos.cssn.cn/yyx/qtfzxk/201709/t20170915_3642369.shtml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4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