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赫琳、 张丽娟: 语言经济功能再认识
发布日期:2017-12-08 17:18:26   点击:


摘  要:社会的发展使得语言在经济发展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人们对于语言经济功能还缺乏认识。根据语言与经济的内在联系和当今时代语言对经济生活的深入渗透,我们可以看出:语言的经济功能是指语言具有的经济能力、经济功用和经济价值。它由语言的本质属性所决定;语言经济功能从语言产生之初就具备,在语言和经济的互动关系中呈现出来,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在当代社会被进一步激活和凸显。语言经济功能有其自身的实现途径,它通过充当交际工具、思维和认知工具、文化制度以及经济资源等方式,在不同层面上,作用于经济活动,发挥其经济功能,创造经济效益。

关键词:语言经济性;语言经济功能;语言经济学;经济资源;人力资本

 

一、问题的提出

 

语言与经济的关系非常密切,是经济活动中不可缺少的要素。随着以语言信息处理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语言的经济性更加显现,语言日益成为影响当代经济发展和经济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语言经济和语言产业蓬勃发展。因此,语言的经济性和经济功能越来越受到学者和业界的重视。

据文献显示,最早是美国经济学家Jacob Marschak20世纪60发表“Economics of Language”(语言经济学)一文,首先揭示了语言具有价值、效用、费用和效益等经济学特性[2]。随后,美国、加拿大等移民国家开始关注语言与收入、双语现象、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的经济学评估等议题。欧洲学者也对瑞士等多语国家语言与经济的关系有关问题展开研究。进入21世纪以来,相关研究课题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深入。在我国,许其潮较早引入语言经济学理论,并且借鉴国外研究成果,结合我国国情,提出了研究“语言与经济”的理论框架[3]。王清智从人力资本、语言本身的经济价值、国民整体语言水平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等方面论述了语言的经济功能[4]。张卫国从语言是一种人力资本,语言是一种公共产品,语言是一种制度等角度,分析语言与经济的关系[5]。李宇明呼吁“在当今社会的语言意识中,必须意识到语言的经济学属性”,“认识语言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认识语言经济的运行规律,研究语言对社会的经济贡献度,研究语言政策的成本及其产生的经济效益,探讨促进语言经济发展的政策环境和各种举措,发展语言产业,培育语言职业,促进语言消费,使国家和个人充分赚取语言红利”[6]。总的来看,学者们对于语言的经济性和经济功能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研究也越来越深入。但是,对于语言经济功能的系统描述还比较薄弱。语言的经济功能到底指什么,包括哪些方面?语言经济功能的具体表现形式及实现途径有哪些?语言经济功能的演进状况如何?这些核心问题,目前还很少有人涉及,有必要深入研究。

 

二、语言经济功能的产生发展及显现

语言的经济性,指的是语言具有价值、效用、成本和收益等经济属性。语言所具有的这些经济属性,是其本有的属性,它蕴含着相应的经济潜能。当语言作用于经济活动时,其经济潜能就表现为具体的经济功能。简单来说,语言的经济功能,就是由语言的经济性所决定的经济能力、经济功用和经济价值。语言的经济功能是与生俱来的,但又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在不同社会条件下,语言的经济功能也是不同的。

(一)语言的经济功能随着语言的产生而产生

语言的经济功能是由语言的本质决定的。语言的本质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就是人类为了开展合作猎食等原始经济活动的需要而创造出来的交际工具。恩格斯早就指出:“语言是从劳动中并和劳动一起产生出来的”。[7]这个论断揭示了语言产生的经济动因,也表明语言从产生就伴随着经济功能。有学者分析说,在石器时代,“制造和使用加工的石器,必须具备两个前提:第一,有一定的抽象思维能力,对石料性能和石器性能的关系、对石器性能和劳动对象的关系,都能够进行抽象和概括,制作前成竹在胸,制作后运用如意;第二,有一定的社会组织,保证和推动工作顺利进行。可见制造和使用加工的石器,是一种有意识的而非本能的、社会性的而非个人的行为。要具备上述两个前提,完成这种行为,又必须以语言为条件。”[8]可以推断,在这个阶段,“人类为了生存,必须结成更大、更有组织、拥有更先进交际手段的群体。‘地上生活必要性’迫使原始人的进化必须伴随着认知能力的扩展和便捷高效的交际行为的发展,而这一切最终促使解剖学上的现代人类中出现了语言”[9]。这都说明,语言是早期人类为了生存,为了改善原始经济活动的需要而产生的。语言的产生,提高了早期人类的交际能力,扩展了认知能力,促进了人类的进化,使人类在维持生存的狩猎和采摘活动中能够更好地协同合作,并开展创造性的劳动,获取财富。因此,从语言产生的动因和产生后它在人类原始经济活动中所发挥的作用来看,语言在产生之初,就具有经济能力、经济功用和经济价值。

(二)语言的经济功能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

语言是社会的产物,它的产生、发展都跟社会密切相关。社会的发展,促使语言不断发展,也促使语言的经济功能不断发展;与此同时,社会的发展往往又为语言经济功能的发挥,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和不同的用武之地。因此,语言的经济功能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的表现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在远古时代,尤其在原始农业产生之后,随着社会分工的扩大,人类有了更多、更广、更复杂的交际需要,过去仅用于口头交际的有声语言因为无法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越来越不能满足人类包括经济活动在内的各种社会生活的需要,在这种背景下,语言的书面表达系统-文字-应运而生。文字的产生,大大拓展了语言的功能,使得信息交流和保存突破了时空的局限,可以利用文字把必要的信息传往异地,或者留存给未来,这为经济活动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工具,无疑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文字在经济上至少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第一,可以直接用于经济活动的记事,使经济活动更加井然有序。第二,可以突破时空的局限进行经济活动的策划、协调、安排和指挥,从而可以开展更加复杂的和大规模的经济活动,增加经济规模和经济效益。第三,可以把各种经济活动的经验记录下来传给他人学习,从而提高人力资源水平和生产劳动效率。第四,后来随着印刷术的发明和不断改进,语言文字更加深刻广泛地影响了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有很多学者的考证,也都为以上所说的这些提供了证据。例如,“在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河谷,文字主要是为商品记录和传达经济信息。在南部伊拉克发现的4000片陶片(公元前3100年),85%的符号与收入、开销、收获的谷物或原材料交易有关,所使用的词汇涉及木材、金属、地址和各种职业名称”[10]

工业时代,原料、商品是人类的主要财富,资本、劳动力、科学技术等是创造财富的主要因素。工业化生产和科技进步对语言文字的需求更多,对劳动者的语言能力要求更高。一方面,工业化生产更需要劳动者之间利用语言文字进行沟通、协调和合作,另一方面,工业化生产又需要劳动者学习和掌握科学知识以及生产技术,这同样离不开语言文字发挥学习工具的重要作用。还有一个方面是,工业化大大促进了商品贸易,日益扩大的贸易市场,更离不开语言文字这个重要工具。从上述几个方面看,语言其实成了工业社会重要的生产要素,发挥着更大的经济工具的作用。与此同时,随着劳动力语言能力的整体提高,又进一步促使人的思维更加缜密,获取知识和信息、掌握科学技术的能力愈益增强,从而促进了人力资源质量和水平的提升,这进而又不断推动着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

新经济时代,或称信息经济时代,知识、智慧与创造力是人类的主要财富,智能、网络、信息与高新技术及人的全面解放与发展将是创造财富的主要因素[11]。在这一时代,由于信息化和人口流动的驱动,语言的作用更加重要,语言的经济能力、经济功用和经济价值更加显著:语言不仅是经济发展中不可缺少的工具,而且其本身也是一种经济资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语言学与信息科技的结合,以语言信息处理为核心的各种语言科技已经成为当代科技发展的重要引擎,不断创造出新的技术、产品和新的行业产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使语言的经济功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和拓展。举例来说,在语音技术市场,我国科大讯飞公司营业收入,从2007年的20亿元增长到2008年的25亿元,再升至2009年的30多亿元,其净利润从2006年的50%增长到2009年的80%。另据中国互联网络中心预测,近几年中文语音市场规模将达到1300亿元。[12]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语言经济和语言产业方兴未艾,语言的经济贡献度不断提升,这都是语言经济性的集中表现。

总之,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语言和经济相伴相生,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语言在不同的经济社会,呈现不同的发展形态,也表现出不同的经济功能,具有不同的经济贡献。从语言的经济特性视角来说,语言的发展史也是语言经济功能的发展史。

(三)语言的经济功能在经济活动的各个环节呈现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思维工具,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无处不在,显然渗透到经济活动的各个环节。因而语言的经济功能在经济活动的各个环节得以呈现。经济活动过程包括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四个环节,语言在这些环节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生产环节,语言的经济功能不仅仅表现在语言是生产活动的重要组织工具层面,而且更体现在语言能力是劳动力重要构成要素方面。物质资料生产过程是劳动力作用于生产资料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力是最重要的要素,离开劳动力,生产资料本身不能创造任何东西。人的语言能力是劳动力的重要构成要素之一,人们运用语言制定生产规划、组织生产活动、协调生产过程。语言能力的高低,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劳动能力的高低和劳动智慧的强弱。一般说来,在其他能力相近的条件下,有语言能力的人,比因某种原因失去语言能力的人劳动能力更强;语言能力越强的人,越能在生产过程中担任重要角色,发挥重要作用,越能创造更高的劳动价值。因此,人们已经把语言能力看作人力资本。无论个人还是集体,可以通过一定的投资来提高人的语言能力,从而增加人力资本,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

分配是经济活动的中间环节。产品一部分用作积累,维持和扩大社会再生产;另一部分用作人们的消费,维持人的生存和发展。分配环节,不同的人,获得的分配份额是不同的。也就是不同人的收入存在差异。影响收入水平的原因多种多样,语言能力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移民国家或多语言、多民族聚集地。一般说来,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语言能力强的人,例如具有双语或多语能力的人,更容易获得工作机会,在工作中也更容易与群体共处,从事更复杂的或更重要的工作,自然可以比语言能力低的人更容易获得较高的经济收入。F.Grin等人于2000年调查了瑞士人掌握英语对收入影响的情况,结果显示,“调整后的收入与第二语言水平有很大关系,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来说,英语水平高收入水平也高,英语水平低收入相对也低”[13]。除此之外,还有针对加拿大英语母语者和法语母语者收入的比较研究[14],针对美国移民和当地白人收入的实证比较研究[15],针对德国客籍工人和当地人收入的比较研究[16],我国学者对企业员工外语能力与工资收入的关系研究[17],农民工普通话能力与工资收入的关系研究等[18]。这些研究从不同侧面揭示了语言与收入之间的关系,都表明语言能力尤其是通用语能力和多语能力与工资收入呈正相关。

交换是经济活动的流通过程。劳动产品需要进行交换才能满足不同部门或个人对各自生产、生活资料的需求。只有通过交换,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才能在不同部门或个人之间进行流通,从而得到合理地配置,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动才能有效运行。在这一环节中,语言的经济工具功能呈现得更为明显。交换活动,不仅是产品的互换过程,也是交流的过程,信息传递的过程。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信息传递最为重要的载体,交换过程离不开语言。交换双方的博弈活动都是通过语言进行的交流或以语言为媒介的思维的碰撞。有交换,就会有交流,就会有信息传递,就会有思维碰撞,语言的经济功能就这样融入到了每次交换活动中。

消费是经济活动的最终目的。一切经济活动都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消费需求而进行的。消费需求伴随着人的生存与发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在消费环节,语言经济功能表现为:第一,人们在表达消费意愿,获得消费产品,实施消费行为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运用到语言这一最重要的交际和思维工具。第二,直接消费语言产品。语言产品是指“那些以语言本体、语言运用和处理作为核心主导要素的产品”。[19]消费语言产品主要包括使用语言出版物、语言翻译、语言创意等语言内容产品;使用字库、输入法、语音合成技术等语言科技产品;接受语言培训、语言康复、语言能力测评服务以及参加语言会展、欣赏语言艺术等综合语言产品。现代社会,许多产业的产品本身就是语言产品,人们可以直接对这些语言产品进行消费,如语音导航仪、手机等智能产品的语音技术。第三,语言是消费文化的重要载体,是消费文化的传播工具。消费文化“既是一个与人的物质生产和消费活动有内在联系的经济活动,同时也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20]。虽然学界对消费文化的界定不尽相同,但不论是作为“消费领域中人们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21],还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消费文化的形成和传播,一般都离不开语言这一物质载体。

(四)语言的经济功能在当代经济活动中进一步凸显

知识经济和全球化时代,生产要素和产品大大扩展了其流通范围,即生产要素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进行重新配置,产品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竞争销售;尤其是计算机科学技术和网络的发展,又拓展了语言的功能,使语言从运用于人又拓展到运用于各种不同的机器。在这种背景下,语言的经济性得到进一步凸显,日益成为一种重要的经济资源。

随着经济、文化和观念的变化,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语言是“人类重要的文化资源乃至经济资源”[22]。“它具有特殊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等价值,可供利用与开发,同时需要加以保护与建设”[23]。社会上也逐渐形成语言资源热,“悄然产生了诸多新的语言应用学科和语言职业、语言产业,如语言政治学、语言经济学……等学科;又如语言教师、语言咨询师……等职业;还如辞书编纂、语言翻译……等产业”[24]。语言职业和语言产业的兴起,是语言的经济功能在新时代的新发展。

当代社会,语言作为一种重要的经济资源,还表现在语言是一种人力资本。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概念的提出者舒尔茨认为,人力资有如下特性:一是人力资本存在于人的身体之内;二是人力资本是稀缺的;三是人力资本的投资是生产性的;四是人力资本像一切资本一样应当获得回报[25]。以往,人们对于语言的认知,一般停留在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上。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逐渐意识到语言学习特别是第二语言(或外语)的学习是一种经济投资,语言技能的提高可以提高劳动者的经济竞争优势。通过对语言技能进行投资,劳动者可以增加就业机会,获得更好的收入,企业可以增加可能的贸易伙伴数量,提高经济效益。同时,语言能力还可以储备,为劳动者未来的发展,创造更好的空间。近年来,国际上出现的“汉语热”,实际上主要是着眼于经济利益的一种对汉语的投资。越来越多学汉语的人,除了通过学习语言改善与他人的交往、了解中华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外,更重要的是为了在经济上与中国打交道,更好地获得经济收益。

信息技术的发展,尤其是智能化的飞速发展,大大推动了语言科技的发展。以语言信息处理技术为支撑的各种语言技术和语言技术产品不断涌现,例如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技术产品、语料库、语言知识数据库、数字化教学资源、智能搜索、机器翻译等,都已成为前景无限的新的经济增长点,极大地推动着经济社会发展。以语音产品为例,2014年,全球智能语音市场规模整体达到45.6亿美元,与2013年的33.7亿美元同比增长35.3%2015年,约61.9亿美元,较2014年增长35.7%[26]可见,语言的经济功能在信息化时代正在得到更大的释放。

三、语言经济功能的实现途径

语言经济功能的实现途径是多种多样的。它主要通过充当交际工具、思维和认知工具、文化制度以及经济资源等方式,在不同层面上,作用于经济生活,实现其经济价值。

(一)语言通过其交际工具的特性,作用于经济生活,发挥其经济功能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人类活动的各个方面都离不开语言,经济活动自然也不例外。人类通过语言交际开展经济活动,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等各个环节一般都需要借助语言来实施。随着语言的不断发展,特别是文字的产生,进一步扩大和深化了人类交际,这也促进了经济活动的多样化发展和更加广泛地开展,使人类经济形态及经济水平发展到了新的阶段。同时,文字的产生,还促成了书面化的经济制度和经济文书的出现,使经济生活更加规范有序,这又使语言在一个新的层面上影响经济活动,并且进而影响人们的经济观念等。

(二)语言借助其思维工具特性,作用于经济认知以及经济活动的谋划、运作和创新,发挥其经济功能

语言是思维工具。大量研究表明,语言贯穿于思维的整个过程,它既是思维的重要基础,也是思维运行的必要手段,是思维结果的载体,还是思想输出的主要工具。[27]“思维是在表象或概念的基础上进行的认识客观事物、现象或事件的一种行为活动”[28]。一般认为,思维分为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两种不同的形式。抽象思维又称“理性思维”,是“在词语和词语所表达的概念的基础上进行分析、综合、判断、推理等的一种思维”[29]。抽象思维是人类认识世界最重要的一种方式,而这是通过语言和跟语言相联系的逻辑来完成的。在经济活动中,判断经济形势、制定经济计划、做出经济决策、组织经济活动等,都是重要的思维、认知活动,语言是其核心工具。具体说来,思维主体可以借助语言认识经济活动,对经济活动进行预测或结果评价;可以借助语言按照思维线路及其结果进行经济决策,并驱动这些决策付诸实施;可以对既定的经济状况进行分析和认识,在此基础上预见和协调未来各方面的经济关系。也就是说,人们借助语言这一思维工具,认知、预测、决策、干预、指导经济活动,决定经济活动的方式和走向,发挥语言的其内在功能。

(三)语言通过其制度特性,影响经济生活,发挥其经济功能

索绪尔说:“语言是一种社会制度;但是有几个特点使它和政治、法律等其他制度不同。”[30]语言说到底语言是一种文化制度。我国学者张卫国认为,语言是一种“元制度”,是制度中的制度。[31]赵世举认为,语言制度有三个层次的含义,即语言本身作为一种制度、关于语言的制度和以语言为载体的制度。这三层意义上的语言制度都与经济有着高度的关联性。[32]它从制度层面发挥经济功能,有两个不同的方面:第一,语言本身是一种元制度,它是很多制度得以形成的基础或载体——经济制度自然也不例外。“一个社会中语言的现状及其特征会从根本上影响人们的偏好和选择,进而会影响到人们的社会活动和交往(或社会博弈)及其结果”[33]。经济活动作为社会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制度必然会受到语言制度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其他制度的影响。第二,语言是特定民族和社会的心理、文化、历史等特征的集中体现,它既从经济观念层面,也从实践层面深刻影响经济生活。不同的语言范式,往往体现出不同的商务文化类型、不同的思维定势和行为模式。如在商务活动中,中国商人往往采用“主题-述题”的话语结构,主旨往往在充分交代话题的背景之后才出现。这种话语结构体现出中国商人先采用螺旋式的陈述,后切入主题并逐步到达高潮的思维方式。这样的思维方式对于习惯采用开门见山方式,先交代主旨然后解释的北美商人来说就很容易产生困惑[34]。商业交往中的一些误解,一定程度上就来源于这些不同语言表达方式体现的文化心理特征。

(四)语言作为经济资源,直接为经济活动所利用,产生经济效益

经济资源是指“一切直接或间接地为人类所需要并构成生产要素的、稀缺的、具有一定开发利用选择性的资源”。[35]“随着信息化的发展,语言作为经济资源的性质愈发突出,语言潜在的经济价值逐渐凸显”。[36]作为经济资源,语言越来越多地直接被经济生产所开发利用。首先,语言是语言产业的生产要素和资源。例如语言信息处理业、语言翻译业、语言创意业等新兴语言产业,都是以语言为主要生产要素建立的,取得的巨大经济利益有目共睹。即使是传统的语言产业,也在语言资源的开发利用上得到了持续的发展。例如,据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介绍,《新华字典》已累计发行5亿册,《现代汉语词典》累计发行5千万册。面向海外的《长城汉语》仅2002-2006年就发行40多万套[37],获得了极高的经济效益。其次,语言是人力资本的构成要素。语言能力作为一种技能,满足人力资本定义的三个标准:需要花费代价(成本)才能获得;具有生产性;依附于人体[38]。有学者指出,“语言能力也是生产力,是人力资本,是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之一”。[39]因而它直接作用于经济活动,产生经济效益。具有优势的语言资源可以转化为优质的人力资本,产生高回报。例如英语作为当今实际上的世界通用语,具有明显的优势,因此,只要被有效利用,就会产生好的经济效益。据有学者研究统计,1991-2007年,英语国家经济增长快于非英语国家,显然是由于英语国家国民的语言优势为相关国家创造了可观的经济利益。相反地,据欧洲委员会20072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11%的中小型企业因员工缺乏多语能力和国际交流能力,而损失经济利益,平均每家损失约为32.5万欧元[40]。知识经济时代,语言作为经济资源——无论是作为一般生产要素,还是作为人力资本——都直接为经济生产所利用,可为掌握语言资源的国家、团体和个人带来经济利益。

总之,语言以其本有的不同属性,作用于经济活动的不同层面,发挥其经济功能,实现其经济价值。

四、结  语

语言具有经济能力、经济功用和经济价值。这是由语言的本质属性决定的,从语言产生之初就具有。语言的经济功能,在语言与经济的相互关系中呈现出来,贯穿于经济活动的整个过程。随着信息社会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语言越来越成为一种重要的经济资源,对经济的贡献越来越显著,其经济功能得到进一步凸显。

语言的经济功能有其自身的表现和实现途径,在不同层次上,作用于经济生活,实现其经济功能。

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语言作为当代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构成元素,其经济性和经济功能越来越受到国家、社会和学界的关注。厘清“语言经济功能”的内涵,认识语言经济功能的实现途径,不仅可以更好地了解语言经济功能的发展历程,明确语言在整个经济活动中的地位,还有助于更好地制定和实施语言规划,开发利用语言资源,发展语言经济和语言产业,获取更多的语言红利。

 

Re-exploration of the Economy Function of Language

HE Lin & ZHANG LijuanWuhan University

Abstract: During the economy development in society, language has been playing a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role, however, its economy function has not been recognized.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language and economy, and language's deep penetration into economy life, it can be seen that, the economy function of language refers to economy capability, economy use and economy value of language, which is decided by the nature of language. In fact, the economy function has inherently been existing as a feature of language since the beginning of language. And it has been displaying during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language and economy, and developing with the society development simultaneously. In the contemporary society, the language's economy function has been further activated and highlighted. In different levels, serving as the communication, thinking and cognitive tool as well as the culture system and the economy resource, language has played its economy function roles in economy activities and made profits for the society.

Keywords: economy characteristics of language; economy function of language; Economics of Language; economy resource; human capital

 

· 作者地址: 赫琳,武汉大学文学院;武汉:430072

   张丽娟,武汉大学文学院;武汉:430072

· 基金项目:国家语委重点科研项目(ZDI135-24);国家语委一般项目(YB125-131)。

 (原载《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7年第6期)



[1][1]

[2] MARSCHAK J. Economies of Language. Behavioral Science, 1965, (10):135-140.

[3] 许其潮. 语言与经济: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外语与外语教学(大连外国语学院学报),1999,(7):4-7.

[4] 王清智. 论语言的经济功能.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02,(3):4-5.

[5] 张卫国. 作为人力资本、公共产品和制度的语言:语言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分析框架. 经济研究,2008,(2):20-21.

[6] 李宇明. 认识语言的经济学属性. 语言文字应用,2012,(3):3.

[7] 恩格斯. 自然辩证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76.

[8] 刘诚. 古人类语言的研究方法.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5,(1):10.

[9] 李讷. 人类进化中的“缺失环节”和语言的起源. 中国社会科学,2004,(2):164.

[10] 庄孔韶. 人类学通论. 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3:514.

[11] 黄锦奎. 人类发展的四个经济时代与经济学的发展历程---新经济学革命与大科学体系经济学(一). 生产力研究,2010,(3):9.

[12] 赵世举.语言与国家.北京:商务印书馆,党建读物出版社,2015:88.

[13] 林勇,宋金芳. 语言经济学评述. 经济学动态,2004,(3):66.

[14] VAILLANCOURT F. The Costs and Benefits of Language Policies in Quebec:1974-1984. 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 Use, NewYork: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Documentation on World Language Problems, 1987.

[15] CHISWICK B. Speaking, Reading and Earnings among Low-skilled Immigrant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9, 1991,(2):149-170.

[16] DUSTMANN C. Speaking Fluency, Writing Fluency and Earnings of Migrants.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1994,(7):133–156.

[17] 程虹,刘星滟. 英语人力资本与员工工资-来自2015年“中国企业-员工匹配调查”的经验证据.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34-50.

[18] 秦广强. 进京农民工的语言能力与城市融入-基于适应性区群抽样数据的分析. 语言文字应用,2014,(3):20-28.

[19] 李艳. 语言产业视野下的语言消费研究. 语言文字应用,2012,(3):26.

[20] 王成兵. 价值哲学视野中的当代消费文化问题刍议.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77.

[21] 尹世杰. 加强对消费文化的研究. 光明日报,1995-04-30.

[22] 李宇明. 当今人类三大语言话题.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23.

[23] 陈章太. 语言资源与语言问题.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4):1.

[24] 陈章太. 语言资源与语言问题.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4):1-2.

[25] 舒尔茨. 论人力资本投资(中译本). 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92:1-27.

[26] 2016年中国语音市场现状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 中国产业信息网,2016-10-15.

[27] 赵世举. 从语言的功能看公民个人语言能力的地位和作用.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3): 38.

[28] 范晓. 关于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科学,2003,(6):73.

[29] 范晓. 关于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科学,2003,(6):77.

[30] 索绪尔. 普通语言学教程.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37.

[31] 张卫国. 语言的经济学分析---一个基本框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75.

[32] 转引自宋景尧. 第五届中国语言经济学论坛综述. 语言经济学动态,2015,(2):157.

[33] 朱成全. 论经济学的“语言学转向”. 财经问题研究,2004,(7):7.

[34] 周锰珍. 中越商务谈判文化因素的实证研究. 东南亚纵横,2006,(10):53-54.

[35] 史忠良,萧四如. 关于资源经济学的构想. 学术月刊,1989,(11):12.

[36] 王铁琨. 基于语言资源理念的语言规划--以“语言资源监测研究”和“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为例.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6):59.

[37] 赵世举. 全球竞争中的国家语言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2015,(3):111.

[38] 张卫国. 作为人力资本、公共产品和制度的语言:语言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分析框架. 经济研究,2008,(2):145-146.

[39] 赵世举. 语言是保障国家经济安全的要素. 中国教育报(理论版),2013-12-13.

[40] 赵世举. 全球竞争中的国家语言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2015,(3):106.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4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