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李宇明、赵世举、赫琳:“战疫语言服务团”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日期:2020-06-12 12:45:04   点击:

来源:《语言战略研究》2020年第3期


2020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及全球暴发,一场生命保卫战迅即展开。全国各地驰援湖北,共同抗疫。援鄂医疗队因方言问题导致部分医患沟通不畅,中国语言学人立即组建“战疫语言服务团”,在国家语委、教育部指导下,利用网络隔空协作,默契配合,日夜兼程,研制出多个应急语言产品,包括《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疫情防控外语通》《疫情防控“简明汉语”》,及时提供应急语言服务,取得了良好效果。语言服务团的实践,充分表明构建应急语言服务体系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也为应急语言服务积累了一定经验,提供了一个样本,带来了一些思考,值得复盘总结。


一、《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


庚子除夕之夜,上海第一支援鄂医疗队星驰武汉。接着全国各省市医疗队陆续奔赴湖北各地,救 治新冠肺炎患者。湖北是一个汉语方言较为复杂的省份,有西南官话、江淮官话、赣方言等,内部还 有各种次方言和土话的差异,援鄂医护人员在与当地讲方言的患者交流时,遇有一定困难。为解决这一现实问题,山东齐鲁医院医疗队进驻武汉48小时后,即编写了一套《武汉方言实用手册》《武汉方言音频材料》。2月10日,看到媒体的相关报道,李宇明教授深受触动,深感语言学者应该承担起这 个责任,为抗疫一线提供语言服务,于是立即开始运作,并联络赵世举教授共同策划和组织,得到积极响应,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田立新司长也高度重视并大力支持,“战疫语言服务团”便在战疫中诞生。


(一)《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的研发


“战疫语言服务团”当日邀请北京语言大学、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商务印书馆、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传神语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加盟,并建立了微信工作群,立即投入产品研发。随后,暨南大学、清华大学和广州大学的有关学者也加入团队,70多人开始了语言志愿服务行动。语言服务团陆续成立5个工作组: 

(1)设计和协调组。主要由武汉大学团队组成。设计了《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以下简称《方 言通》)脚本,拟出了湖北方言在线服务志愿者紧急招募公告及其他文案。 

(2)语料采集组。由北京语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和湖北省九市方言团队组成,负责《方言通》 语音采录和微信版研制。 

(3)技术开发组。由北京语言大学和清华大学、商务印书馆、科大讯飞、传神、广州大学组成, 开发了《方言通》的迷你视频版、融媒体版、网络版、抖音版、即时方言翻译软件,并负责全天候在 线方言服务系统的研制与维护。 

(4)产品审核组。李宇明任组长,赵世举、杨尔弘任副组长,成员有李强、赫琳、王春辉、饶高 琦,负责从内容到形式的严格把关。 

(5)宣传报道组。由相关语言学微信公众号组成,负责宣传和报道《方言通》系列产品开发的最新进展。这些微信公众号是:语言资源高精尖中心、中国语情、商务印书馆汉语中心、语言战略研究、今日语言学、汉语堂、语标、语宝、语言服务、语言与全球治理、语言与安全、应用语言学通讯、语用学种草、语言产业研究、语言政策研究、语言文字政策研究、语言与未来、语言与治理、政 媒七号、语情局、上教语言学、传神语联等。 

应急如救火。语言服务团在组建后的第二天(2月11日晚),就开始陆续发布《方言通》系列产品,至2月20日,《方言通》7 款产品全部推出,面向抗疫一线免费使用。前后建立的微信工作群有 “战疫语言服务团”“语言利剑”“我们也在一线”“语言服务团抖音群”“实心实意”“抗新冠医疗语言 学群”“简明汉语研制组”“语言战疫规划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语言应急问题研究”等。 


(二)《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主要成果及影响


《方言通》主要针对国内诊疗需要,基于接诊对话、病房护理、基本交流等场景,经相关语料调 研和临床医生审订,遴选了诊疗新冠肺炎常用的156 个词语和75个句子,用湖北武汉、襄阳、宜昌、 黄石、荆州、鄂州、孝感、黄冈、咸宁等9地市的主体方言和普通话对应录制,制作成不同载体和不同表现形式的产品,以方便援鄂医护人员根据情况选择使用。产品既有供工作环境即时使用的,也有供业余时间学习训练的。《方言通》7种产品的具体情况是: 

(1)全天候在线方言服务系统。2月11日晚正式开通。开设了即时电话咨询系统,从应征的500 多名人员中选拔出160多名志愿者,每天24小时为医患提供湖北各地方言的咨询服务。 

(2)《方言通》网络版。2月12日发布。利用专设的网络页面,全面集成文本和音频,可进行任 意词句的点读或连续播放。可现场使用,也可随时学习。 

(3)《方言通》微信版。2月12日发布。应用方便的微信平台,无须安装和注册,扫码即用。方 言任选,可实现普通话和当地方言语音对应播放。 

(4)《方言通》融媒体版。2月13日发布。运用融媒体手段,以口袋书形式印制,同时对每个词 句都以普通话、方言和音频二维码分别标识,使用简便。 

(5)《方言通》迷你视频版。2月13日发布。以短视频的形式,将方言和普通话词句对应呈现, 连续播放,打开即用。 

(6)《方言通》抖音版。2月15日发布。运用抖音形式介绍《方言通》和其他适合的内容。 

(7)即时方言翻译软件。2月20日发布。运用语音技术,可实时将方言转换为普通话文字和普通 话语音。 

以上产品利用微信公众号、网站、有关省市卫健委和疫情防控部门等各种渠道公开发布,免费使用,产生了较大影响。教育部官网以《“战疫语言服务团”助力湖北抗击疫情》为题做了报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政协报》、人民网、央视网、中国日报网等10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中央电视台和武汉电视台做了专题采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20日,累 计点击阅读量达数十万次。在线方言服务系统已受理电话服务183次。“抗击疫情湖北方言通”这一微博话题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已达到35.4 万。日前,融媒体版印制全本2120册,地区分册4200册, 已赠送5省市卫健委5900册。


二、《疫情防控外语通》


疫情稍缓,开始复工复产复学,留学生等外国人士也陆续回华来华。为帮助他们了解中国抗疫情况,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2020年2月27日,语言服务团又组织研发《疫情防控外语通》(以下简称《外语通》)为在华来华留学生和外籍人士提供疫情防控和治疗方面的服务。主要研制单位有北 京语言大学、浙江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新华社、云 南民族大学、福建师范大学等,参与人员207人。

 《外语通》遴选整理了日常注意事项、入境注意事项、就诊常用句、个人防护措施等四方面共75个句子,制成微视频和多媒体卡片,并开发了微信平台版和电脑网页版在线查询系统。截至2020年4月25日,共研发41个语种(以研发时间顺序):韩语/朝鲜语、日语、波斯语、意大利语、阿拉伯 语、英语、西班牙语、马来语、法语、泰语、俄语、葡萄牙语、德语、柬埔寨语、斯瓦希里语、越南 语、土耳其语、加泰罗尼亚语、蒙古语、阿姆哈拉语、老挝语、印尼语、阿塞拜疆语、豪萨语、希腊 语、印地语、白俄罗斯语、罗马尼亚语、缅甸语、芬兰语、匈牙利语、捷克语、阿尔巴尼亚语、保加 利亚语、塞尔维亚语、菲律宾语、乌克兰语、乌兹别克语、哈萨克语、乌尔都语、吉尔吉斯语。

截至2020年4月25日,“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公众号数据统计显示,《外语通》所有语种视频播放、转发共计4.7万多次;电脑端访问3.3 万多人次,手机端访问2.5万多人次。《外语通》推出后,国家语委、教育部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推荐;中国多个驻外使领馆、多地外事管理部门、国家有关卫生管理部门、多地教育管理部门、高校、留学生群体和社会大众给以广泛好评;外交部、交通运输部、国家移民局、国家卫健委等国家部委大力支持,不断扩大使用范围,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外语通》是我国单一事件上使用外语语种最多的一个案例,通过网络将其自然传至境外,也把中国经验传向五洲,为国际社会的疫情防控提供了帮助。


三、《疫情防控“简明汉语”》


为向在华外籍人士用汉语介绍疫情,提升防控效果,2020年2月27日,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和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等又开始研制《疫情防控“简明汉语”》(以下简称 《简明汉语》),3月12日在教育部官网正式上线发布。参与研制的单位有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大学、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新乡医学院、湖北省当阳市人民医 院、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委组织部等,参与研制人员25人。 

《简明汉语》是语言服务团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研制的第三种应急语言产品。研制组借鉴日本简 易日语的编制经验,首先遴选向在华外籍人士提供的信息内容,然后抽取样本反复进行简化试验,制 定出“简明汉语研制标准(初稿)”,再依照标准对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信息文本进行简化。《简明汉语》主要适用对象为HSK4级或4级以上(掌握1200词左右)汉语水平的在华外籍人士;也适合在紧急状态下向国人提供简明信息;也可以作为计算机转写应急信息的指导蓝本;平常时期,也可以作为留学生汉语学习的教科书。《简明汉语》采用以下方法处理汉语的词汇、语法、语用,使之简明化。


(一)词汇


1.专用词汇改为日常词汇。 

2.俗语、网络流行语、成语等改为普通用语。 

3.方言词语转为普通话词语。

4.缩略语改为原本语言形式。

5.尽量避免使用拟声词。避免使用容易引起误解的同音词、近义词、同形词。一般不使用形容词 的生动形式、轻声词、儿化词。 

6.抽象词语要举例说明。 

7.有些单音节词改为双音节词,如:较—比较,可—可以,应—应该,无—没有,且—并且, 如—如果,饭前—吃饭以前,免(洗)—不用(洗)。有些双音节动词改为单音节词或多音节短语, 如:佩戴—戴;独处—一个人的时候。有些三音节名词改为多音节短语,如:分泌物—分泌的东西。 

8.避免使用表笼统义或模糊义的词语,如“可能”“大约”“一个时期”。

9.词汇及汉字的选择范围: 

(1)词汇基准为HSK4级以内; 

(2)HSK4 级1200词,能够替换原文本80%左右的词语,“超纲”词用HSK1—4级的词汇加以说 明,另附专名词表和疫情用词表; 

(3)汉字控制在HSK4级以内。 


(二)语法与语用


1.不必照搬原句。可以根据意义重写或转述修改。

2.句子尽量简短,长句变为短句。

3.尽量只用简单陈述句、并列句、条件句等。

4.一句话提供一个信息单元,使用一组“主语+述语”。

5.避免使用长修饰语。具有修饰语的名词或代名词的长句,需改为分句,或剔除原有修饰成分。

6.被动态改为主动态。 

7.叙述上避免使用倒叙、插叙。 

8.否定形式改为肯定形式。避免使用双重否定句、反问句、设问句、感叹句。 

9.语体为中性语体,对典型书面语和典型口语都尽量进行调整。

10.删除套话。

11.尽量使用HSK4级以内的语法。

12.最后的文本,仍应通顺易懂,避免“洋泾浜”化。


四、思考与建议


“战疫语言服务团”的组建与运作,是中国应急语言服务的一次成功尝试,其影响将会是深远的。 “战疫语言服务团”之所以能够兴起,缘于中国语言学人深厚的学术积累和学术储备,与我国语言领域的顶层设计和语言研究转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服务实践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也对我们未来的工作有重要的启示。

 

(一)“战疫语言服务团”兴起的原因


“战疫语言服务团”之所以能够兴起,有其历史缘由。大的背景是国家相关规划和管理引导。教育部、国家语委于2012年发布《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 年)》, 明确提出要“建立国家语言应急服务和援助机制……推动社会建立应急和特定领域专业语言人才的招募储备机制,提供突发条件下的语言应急服务”。《国家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也提出, “建立应急和特定领域专业语言人才的招募储备机制,为大型国际活动和灾害救援等提供语言服务, 提升语言应急和援助服务能力。” 

国内语言学研究的转向是“战疫语言服务团”能够兴起的重要的学科基础。21 世纪以来,“语言生活派”群体逐渐形成和壮大。这个群体根植于中国语言生活沃土,以解决中国语言生活问题为己任,同时也密切关注世界语言生活,推动我国语言研究和语言规划研究发生了重要转向:一是将语言研究转向语言生活研究二是将研究聚焦在语言的社会功能上。李宇明(2016)将“语言生活派” 的学术主张概括为:“就语言生活为语言生活而研究语言和语言生活”。郭熙、祝晓宏(2016)认为, “语言生活派的最大特点是家国情怀。服务国家、服务社会,做政府、社会和学界之间的旋转门,这是其旨趣所在。”“语言生活派”学者们取得了不少标志性的成果,推动了相关研究的深入发展,锻造出一种接地气的学术品格,打造了一支有共同理想信念的研究团队。这为“战疫语言服务团”的兴起 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语言新技术的发展使应急语言服务更具可行性。中文信息处理技术近二十年发展迅速,成效显著。机器翻译、信息检索、舆情监测、语音识别与合成、语料库技术、融媒体技术等应用技术在众多互联网企业、特定领域得到实际应用。这次战疫语言服务,微信群、视频会议系统成为工作交流的主要平台和手段。从研制手段到表现形式无不借助各种现代信息技术,提高了工作效率,丰富了成果形式。在成果发布推广方面,更是充分发挥了网络、智能手机、微信公众号的作用,并运用了“抖音”“融媒体”等最新的媒体形式。

国际语言服务实践的影响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作用的加强对服务团的兴起起到了促进作用。国际社会在应对突发事件方面已经积累了不少语言服务经验。比如,世界卫生组织有专门的机构和条 例,来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相关疾病命名;世界气象组织有关于台风的命名规则和包含 140个台风 名称的命名表;美国颁布了法律认可的“简明英语”(Plain English),成立了服务于国家安全的具有法律地位的“国家语言服务团”(National Language Service Corps,NLSC);日本20世纪90年代推出“简易日语”,作为在日外籍人士在灾害发生时的应急交流工具,日本多语应对协会、国土交通省等推出 了救灾语言服务等。语言服务团借鉴国际经验,及时研制了《简明汉语》。《外语通》首先研发韩语/ 朝鲜语、日语、波斯语、意大利语,是因为当时韩国、日本、伊朗、意大利四国已经暴发疫情,之后 研发的语言也是紧跟国际疫情的走向,包括研制加泰罗尼亚语、阿姆哈拉语等一些特别的语种,都是因国际疫情防控的需要。 

另外,志愿者应急服务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现象。这次应急服务,除了语言工作者和技术开发 人员志愿参战以外,社会各界热心人士也积极加入志愿者行列。服务团招募全天候在线方言服务志愿者,报名非常踊跃,全社会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这是“战疫语言服务团”兴起的坚强后盾。 


(二)“战疫语言服务团”的成绩和不足 

“战疫语言服务团”的此次语言服务是我国第一次大范围、大规模、有组织、内容丰富、成效显著的应急语言服务。本次服务超越国界,涉及汉语(及其方言)和其他41个语种。有来自语言学、医学、 新闻学、计算机科学等多个学科的300多人参加,涉及18所高校,另有多家行政部门、医院、出版社、 新闻单位、信息技术企业,涉及行业众多,人员队伍庞大。语言学是这次疫情中与防疫无直接关系的唯一组织实施大规模服务的学科。中国语言学人第一次把自己的学术跟国家重大危机事件结合起来, 跟国家的命运联系起来。在国家发展、学科建设、甚至世界应急语言服务历史上都有其重要的地位。 

当然,这次应急语言服务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服务团的组建和运作是面对疫情突发时一种民间自发的志愿行为,当时全国已经普遍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武汉市更是全面“封城”, 服务团只能仓促上阵,临时应战,相关资源准备不足,没有展开充分的调研,产品与用户实际需要还 存在差距,等等。 


(三)几点建议 


1.成立“中国应急语言服务团”,以保持应急语言服务的长期性和稳定性

语言是应急救援必不可少的沟通工具和信息传递工具,应急语言服务显示出灾难中的人类文明进 步。只有坚持平日的积累,突发事件到来时才能做到沉着应对,心中不慌,打有准备之仗。我们建议 以“战疫语言服务团”的工作为契机,组建“中国应急语言服务团”,使中国应急语言服务成为一种 有组织、有计划的政府行为,保持长期性和稳定性。 

应急语言服务团在国家主管部门领导下,负责国家应急语言服务的具体实施;必要时,也可在国 家有关部门指导下面向国外突发公共事件提供国际人道主义应急语言服务。职责包括应急语言服务志 愿者的选拔、管理和培训,应急语情监测及预警,应急语言服务行动方案的拟订,应急行动的组织实施,应急语言服务资源建设和产品开发,应急语言服务研究及咨询等。应急语言服务团可采取常设机 构与志愿者队伍相结合的组织架构。服务团的常设机构为服务团管理委员会及其秘书处,以及以地方为依托的分支机构。

志愿者队伍可由三类人员组成:(1)语言学及相关领域专家,主要包括从事语言应用研究、语言技术开发等方面的专家学者;(2)可从事语言服务实务的语言工作者,包括可以从事普通话、汉语方言、少数民族语言、外语、盲文、手语等服务的人士;(3)应急管理人员。志愿者队伍可以公开招募, 通过自愿申报、适当考核的方式确认,并进行编队。同时,开展上岗培训,并适时开展应急服务演练。 


2.着眼应急语言服务全局,进行前瞻性顶层设计 

这次抗疫中也有不少需要解决的语言问题。例如:医患沟通的语言障碍,病毒命名和相关术语的 审定、翻译,残障人士的防疫语言服务,各种应急公文的语言表达,宣传话语的得体性问题,在华外国人士及时获取疫情信息的途径,国际疫情防控的话语问题,等等。实践表明,我国在应急语言服务 方面的力量还很薄弱,语言应急目前还是我国应急事业的一个短板,需要加强应急语言服务研究和体 系建设。要着眼应急救援的全局,整体谋划,系统建设。一方面需要内部系统的完善,包括体系架构 的合理搭建、人财物的配置和储备、区域的科学布局等;另一方面,也需要构建语言文字部门与其他 相关部门的有机联动,将应急语言服务依法植入国家应急管理的全局之中。


 3.加强问题驱动的语言研究,重视各种语言资源的储备

这次抗疫的实践也暴露出语言学研究的成果还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语言应用研究缺乏与语言企业之间的产研结合,对语言资源库的研究建设和应用滞后,这些都需要我们反思。这次语言学界与科 大讯飞、商务印书馆、传神等的合作是非常成功的,其经验要在应急语言服务建设乃至其他语言服务 领域进行推广。资源是应急语言服务的重要基础保障,必须有充足储备。要加强人力资源(包括熟练 掌握普通话、国内少数民族语言、外语、各种方言、盲文、手语等的语言人才,语言技术人才,语言 应急管理人才等)、语言产品(包括应急语言服务必需的不同介质、不同形式、不同语言和方言、盲 文、手语的语言产品,例如:各种灾情的语言对照手册、语言处理软件、语言翻译器、语言地图、助 听设备、语言治疗与康复产品等;跟应急语言服务有关的语言资源库;用于应急的“简明汉语”等)、 保障物资(包括语言服务所需设备和装备、远程服务平台、安全防护用品、危急状态下的生活必需品 等)、技术资源(包括应急语言技术、语言产品开发技术等)等方面的建设。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4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