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荟萃  
» 中心沙龙
» 报刊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坛 > 报刊荟萃
赵世举:中国语言文化国际传播的境遇及反思
发布日期:2020-07-11 21:16:24   点击:

来源:《中国语言战略》2016年第2期


中国语言文化的国际传播,进入本世纪以来,取得了巨大成绩。尤其是孔子学院的快速发展,举世瞩目。这对于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展示积极的中国形象,提升我国影响力,以及维护世界语言文化多样性和促进文明互鉴等,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也应该看到,由于各种复杂因素的交织,其中也伴随着不解、误解、曲解,甚至被防范和抵制。孔子学院的现实境遇就是明证。对此,我们应该勇于正视,积极反思,并努力寻找化解的办法,以更好地推进中国语言文化的有效传播。


一、面临的境遇

我国语言文化国际传播除了媒体及民间交流之外,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国家汉办支持的孔子学院,二是国家侨办支持的华文教育,三是文化部支持的中国文化中心。尽管它们体制机制各异,大都正常运行,整体向好,但也面临着一些难题和阻力,给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这可由孔子学院的境遇略见一斑。


1.政治排斥

一些国家用有色政治眼镜和冷战思维看待孔子学院,认为是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宣传、“洗脑”工具、“特洛伊木马”、“文化入侵”,甚至被说成“外国代理人”和“间谍”,并把它作为“中国威胁论”的证据,有人还直言“中国想在国际舞台上匹敌美国”,不一而足。因而采取种种手段排斥打压甚至关闭孔子学院。有的利用国会质询和拿签证问题说事,有的暗中展开政治调查,有的借口国家安全加以阻止,有的利用法律指控,有的以“学术自由”为旗号抵制,有的以宗教为由拒绝等等。[1]包括“软实力”的提出者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也曾在接受《东京新闻》采访时警告美国政府:“与中国的军事力量相比,体现文化和形象凝聚力的软实力更值得警惕”,若再忽视中国软实力的发展,则是“愚蠢”的。[2]这都对中国语言文化的国际传播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2.舆论曲解

某些外媒借由孔子学院得到中国政府支持且发展很快,便肆意曲解炒作,渲染其所谓政治图谋,误导民众。例如在德国的某次以“孔子学院,支持还是反对”为主题的讨论会上,有个学者对孔子学院毫无根据地一味横加指责,德国《世界报》记者也随声附和,引起不少与会者的反感和有力驳斥。作为会议研讨,这大体上也算正常。可值得玩味的是,《法兰克福汇报》却偏偏用一个整版刊登了那个学者的文章,足见该报的倾向和意图[3]。这正是乔姆斯基所揭露的西方媒体“过滤宣传模式”的典型例证。[4]有不少学者调研显示,多年以来,美国等西方主流媒体对孔子学院的报道和评论大多为负面,表现出明显的“系统性偏见”。有趣的是,美国媒体对孔子学院的消极评价与孔子学院发展速度呈正相关,颇有点与孔子学院对着干的味道。这无疑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对中国发展的不安和打压。[5]


3.历史偏见

由于中国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悲惨历史、冷战中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妖魔化和西方中心主义的傲慢,致使一些西方人对中国充满了偏见。有美国学者近些年调查显示,美国人对中国人,比对其他国家的人有更多的负面看法。[6]有学者吃惊地发现,2008 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赢得了世界的普遍赞扬,改变了不少人对中国的偏见,然而,美国人中对中国的消极看法却无减反增。[7]这显然是顽固的偏见在作祟,也不排除某些人对中国的快速发展不快。与此相应,西方国家政府资助其语言推广,他们支持;而中国政府支持孔子学院,他们却指责干涉“学术自由”。西方政要参加文化体育活动,他们喝彩;中国领导人出席孔子学院活动,却被说成政治控制。这种偏见,在一定 程度上影响了中国语言文化的国际传播。


4.语言误解

由于汉语汉字与其他系属语言文字差异明显,致使外国学习者深感其难,这本属正常,就像中国人学外语非常不易一样。但由于印欧语系的人总拿学习汉语与学习印欧语系内部的语言相比较,过度估价学习汉语的难度,甚至在有的语言中已把学汉语用作“难于上青天”的常用比喻,加上我们自己也有人未加科学论证就附和,因而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以上这些因素,给我们的语言文化国际传播带来了不小的困难和阻力。


二、必要的反思

毋庸置疑,上述问题是影响中国语言文化国际传播的主要负面因素,但未必是全部。我们应该冷静对待目前的境遇,有必要全面审视和深入反思,以便有的放矢,找到化解问题的办法。我们认为,以下几点值得深思。


1.不了解才有误解和抵触

 应该看到,除了蓄意歪曲打压者之外,多数人是因为对中国缺乏了解和受舆论误导而产生误解、偏见和抵触的。有的虽然对中国略有所闻,但停留在过去的认识上,有的甚至是愚昧落后的印象,这在西方较为普遍。这也表明中国语言文化传播非常不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掌握一种语言就是掌握了通往一国文化的钥匙。学会不同语言,才能了解不同文化的差异性,进而客观理性看待世界,包容友善相处。”因此亟须加大中国语言文化的国际传播力度,以便别人了解进而理解中国,消除误解。


2.语言文化竞争已是必然

当今,语言及其事业已成为深刻影响国家建设、发展、安全和大众生活的重要因素,其价值空前提升,因而国际语言竞争日趋激烈。美国公开宣称,其语言战略目标有三: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在全球的各种利益和领导地位,传播美国价值观。[8]显然,语言竞争的背后是全方位的国家利益,加上某些国家不乐见中国发展,极力遏制和围堵,这就决定了语言竞争势不可挡,渐成常态。因此,不能因有竞争,就唱衰和泄气,应冷静分析,积极应对。


3.我们的传播有没有问题

其实,我们面临的困难,也不排除有我们自己的导因。以下几个方面需要关注:

只想着向别人推广什么,较少想别人需要什么。首先“推广”一词就容易令人生畏。在“推广”话语下,有意无意间就形成了向别人推销的理念和做法,较少关注别人的需要和感受,因而效果不佳,甚至难免引起别人的不快和警惕。比如,我们新拍电影了、新出书了,一想到要“走出去”,就不管别人是否愿意看,就无条件地硬性往外推。其实,如果别人不需要,即使你贴钱,别人也未必乐意要。最重要的是要摸清别人的需求,有的放矢。德国歌德学院前中国总院长、孔子学院总部顾问阿克曼在2014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说,我发现中国人对对外文化交流不是特别理解,总是听到讨论中国有什么样的文化往外推,其实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是我想好一个什么样的文化推到国外去就行了,文化交流是不同文化和不同价值观的接触,困难就在这儿。[9]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语言传播轻视文化,有人甚至主张“去文化”。这显然不当。语言本身就是文化的要素,也是文化的产物和载体,不联系文化怎能教好语言?再者,别人学汉语不是为了只学抽象的语言符号,而是想通过汉语了解中国、与中国人交往,你不教文化别人怎能学好汉语?学了汉语又有何用?

文化传播不得要领,造成误导。突出的表现是:其一,传播中国文化精髓不够,多偏重于一般技术文化,例如剪纸、编中国结、包饺子、武术等。这作为起步阶段尤其是面向青少年激发兴趣的一种辅助手段未尝不可,但若花费很多时间来做这类教学,甚至仅止于此,就会让别人觉得中国文化浅薄。法国汉学家白乐桑曾做过调查,在汉语教学中,一说到中国文化,中国背景的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动手做”的那种文化。比如说饮食文化,就教包饺子。其实从西方人的角度看,包饺子和讲饮食文化是没有太大关系的。[10]这值得反思。其二,把个别当一般,张扬糟粕。包括我们有些在国际上叫得响的文化产品,过多铺陈中国人粗野、愚昧、好斗、淫乱的现象,让不了解中国的人(其实世界上多数人不了解)看到的是丑陋的形象,误以为中国人即如此,尤其是等于给有偏见的外国人提供了佐证,反倒强化了其偏见。这也是我接触过的一些外国朋友的亲身感受。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厚古薄今,给人错觉。对外传播,反映新中国成立前的内容唱主角,使人获得的很多是陈旧、落后的中国印象,缺乏对当代中国发展成就和精神面貌的了解。有很多人甚至以为长袍马褂是当今中国人的日常服饰。有学者指出,一本《美国文化读本》90% 是关于美国当代文化的,只有10% 是有关历史的。而我们的很多文化读本,基本上是历史教科书,完全将中国文化博物馆化了。[11]这显然不利于他人全面地了解中国,尤其是当代中国。

好心惹猜疑,欲速则不达。为了做好语言文化传播,我国按照国内通常做法,政府主导,财政支持,高层重视,以保障有关工作顺利进行,这本是好意。但由于国情和文化的差异,这恰恰成为别人担忧的一个诱因和别有用心者攻击的口实。就连有些学生也对某些面向汉语学习者的免费和馈赠表示不解,甚至产生警觉。应该肯定,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外国也如此,但采取什么方式合适确实需要深入研究。

此外,还有不少具体问题需要进一步反思,限于篇幅,恕不展开。


三、解围的途径

面对复杂的境遇怎么办?国家汉办主任许琳有句话很深刻:“中国文化走出去,最大的困难是来自于我们自己,来自于不知不觉”。要走出困境,怨天尤人无济于事,最重要的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智慧和努力。


1.转变理念,调适话语

要由过去单方面“推广”,转向服务当地语言文化需求,服务世界语言文化多样性发展的要求,凸显服务理念,避免单向思维和功利色彩,促进平等对话和深层次交流。这样可以减轻别人的被灌输、被倾销感和威胁感,避免别人生厌和抵制。与此相应,构建具有广泛接受性的传播话语体系,以增进互尊与互信,化解误读及抵触,促进文化包容、互补、互鉴和交融,追求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效果。


2.入境随俗,积极融入

各种传播主体,都应充分了解当地法律规章、宗教风俗、政治经济,努力融入当地社会组织体系、制度体系、“生态”体系和话语体系,协调好各种关系,争取广泛支持,营造良好的生存环境,落地生根;深入调研当地语言文化需求,积极参与当地的相关事业和活动,拓展发展之道。这样才能保障中国语言文化传播的可持续性发展。

刘延东副总理在第十届全球孔子学院大会上已明确指出,孔子学院要适应需求,融合发展。现在迫切需要的是,要深入研究和积极尝试融合发展的具体途径和方式方法。这也可从现有的孔子学院中去发掘经验。以笔者参与创建的美国匹兹堡大学孔子学院为例,由于起步不久就积极融入当地的国民教育体系(从幼儿园到大学)和社区,因而得到了迅速发展,目前已在79所大、中、小学开设了440个中文教学班,学生达5087名,另外还有大量的社区语言文化活动。得到了校内外的普遍赞誉。[12]有研究文章显示,在美国主流媒体普遍负面报道孔子学院的情况下,“综合衡量美国各州参与报道的媒体数量以及报道总篇数来看,宾夕法尼亚州的媒体对孔子学院的报道是最为积极的。宾夕法尼亚州报道孔子学院的地方媒体共有6家,分属宾州的6个地区。这6家媒体的14篇报道都提到了同一家孔子学院——匹兹堡大学孔子学院。”“就此推论,匹兹堡大学孔子学院是美国所有孔子学院中,受到地方媒体关注最多的孔子学院。[13]该院已先后4次被国家汉办评为先进孔子学院,这是不多见的。这种成功不是偶然的,应该有经验值得认真总结推广。


3.优化内容,消解偏见

找准共鸣点。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关键要找到与受众的共同点,以引起共鸣;恰当利用差异性,以激发对方的兴趣,因势利导,实现所谓“通感”“移情”。进而促进心灵沟通,增进理解,化解误解。这就要求传播不能千篇一律,必须摸准受众,看客做菜,注重区域化、国别化、个性化,尤其要贴近民众,实现针对性表达和有效传播。比如,面对基督教受众,我们可以尝试讨论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思想“仁”所倡导的“爱人利物”的道德观和世界观,这就容易与主张博爱的基督徒找到共同语言,实现有效交流。

多讲中国语言文化的传承发展。古今结合,以今为主。立足当代,让他人多了解不断发展进步的鲜活的中国;讲古代,也要讲中国语言文化的传承创新,揭示其现代价值,让他人感受中国语言文化数千年一脉相承、生生不息的魅力。以消解他人对中国的错误印象和偏见。

传播文化精髓和正能量。重点传播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意义的文化精神,减少不必要的低水平传播,杜绝低俗传播,提升中国形象。


4.创新方式,多管齐下

突破常规套路,不拘一格地推进语言文化传播。以下方式值得重视:    

搭车前行。借重“一带一路”等各种大战略和对外交流,以及企业的国际合作,主动融入,搭载传播,借力发展。这是两全其美之事。据报道,很多海外中资企业(也包括当地企业)都迫切希望孔子学院能办成当地的“蓝翔技校”,为他们输送懂汉语的当地员工。[14]这种需求正是语言文化传播的难得机遇。据了解,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孔子学院积极探索“政商孔校”四方优质资源整合的可持续发展的办学模式,[15]德国埃尔兰根—纽伦堡孔子学院也有类似的尝试,选择了以非公益型协会形式注册,实行政府、企业、大学共同办学的方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16]这类借力发展的方式,值得研究总结,有针对性推广——比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孔子学院即可借鉴这种方式,把中国语言文化传播融入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服务之中,一举两得。此外,也要充分利用海外媒体、华人华侨等当地的各种积极力量。

多讲故事。避免枯燥空泛的说教,善于通过人物、故事来展现中国语言文化之美,以增强吸引力和感染力,自然浸润、潜移默化。

善用载体。借助受众感兴趣的有中国特色的物质载体来随机自然地传播文化。目前盛行的教人体验技术文化的做法可以发扬,但需要改进和深化,善于“借题发挥”,揭示其中的文化精神。例如,编中国结不能仅教怎么编,而且要讲述它的历史故事和承载的祈求团结和睦、幸福平安的文化精神;教包饺子,不能只介绍是美食,还要讲述它的文化内涵和相关故事;今年奥运会上拔火罐引起世界关注,我们完全可以借这个大家熟知的现实事例来介绍中医及其体现的中国文化精神——许嘉璐先生2015年在都柏林孔子学院讲中医时介绍说:“中医学不像西方医学,仅仅作为医疗科学,中医学还包括中国哲学、人体学、环境学、天文学、气象学、矿物学、植物学,以及重要的人文学——中医会考虑人的灵魂、心情、伦理等等,因此多少要知道些中国哲学,否则就不能全面理解、相信、享受中国医学。”这种由点到面、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讲法就是成功的范例,深受欢迎。

借重科技。与时俱进,充分利用互联网、移动设备等现代化手段,开发多媒体数字化的语言文化传播资源及产品,开创多样化的传播途径和方式。网上孔院、电视孔子课堂、慕课、微课、微信公众平台、动漫、游戏等都是值得利用的好形式。


5.改进教学,提升水平

关键要提高相关教师的素质和适应性、教材的适用性和教法的适切性,不断提高传播效率和效果。 


6.社会动员,人人尽责

中国语言文化传播不仅是国家的事业和相关部门的责任,而且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应树立人人都是传播者的意识,把中国语言文化传播融入各项事业、各个单位、不同工作和个人生活中,以每个人的平常言行,来示范和传播中国语言文化。同时要加强国家顶层规划、体系设计和全面统筹,创新与国际传播需求相适应的管理制度和长效机制,增强合力,激发活力,全面提升国家语言文化传播能力。

     




注释:




[1] 参见:《全球遍地开花 英媒:孔子学院不是“政治工具”》,中国新闻http://www.chinanews.com/hr/hwjy/news/2007/11-07/1070754.shtml;《是是非非孔子学院 被误解的特洛伊木马?》,澎湃新闻2014年7月19 日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56442:《新媒:孔院“中枪”折射中国文化困境》,国际在线http://gb.cri.cn/27824/2012/05/27/6251s3700972.htm;《孔子学院文化传播的困境与应对—以俄罗斯大学的孔子学院为例》,《 人民论坛 》2016年第4期;王燕《马来西亚称孔子学院有宗教色彩拒绝其注册》,《法制晚报》2006年9月21日。

[2]唐淑宏:《孔子学院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与对策》,《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6期。

[3]《孔子学院海外发展现状调查》,《国际先驱导报》2015年1月22日。 

[4]尤泽顺:《乔姆斯基—语言、政治与美国对外政策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5,第223页。

[5]李开盛 戴长征:《孔子学院在美国的舆论环境评估》,《世界经济语与政治》2011年第7期。

[6]帕夫洛斯•挨夫迪米乌:《中国软实力:来源及对美国的影响》,转引自中国人民大学汉语国际推广研究所《简报》2013年第1/2期。

[7]李开盛 戴长征:《孔子学院在美国的舆论环境评估》,《世界经济语与政治》2011年第7期。

[8]王建勤:《美国国家语言战略与我国语言文化安全对策》,《国际汉语教学动态与研究》, 2007年第2期。

[9]《阿克曼:孔子学院需要停止扩张去抓质量》,腾讯网·思享,2014年12月9日:http://cul.qq.com/original/sixianghui/sxh304.html。

[10]《中国语言文化传播 重在沟通理解》,国际在线2016年2月28日:http://news.cri.cn/2016228/88683559-67c5-8353-3c36-c755f5168a4a.html。

[11]李雪涛:《中国文化的当代性及其包容性——对中国文化海外传播的思考》,《对外传播》2012年第4期。

[12]感谢匹兹堡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萧映教授提供了最新相关资料。

[13]林雪:《孔子学院的海外镜像一一基于国外媒体报道而对孔子学院运作情况逬行的考察》,复旦大学2012年学位论文。

[14]《中资企业亟盼孔子学院办成拉各斯“蓝翔技校”》,西非华声,2016年6月13日。

[15]武慧君 金克华 吴应辉:《“政商孔校”优质资源整合,实现孔子学院可持续发展——以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孔子学院为例》,《汉语国际传播研究》2015年第1期。

[16]张学增:《纽伦堡-埃尔兰根孔子学院基本特点及其面临的主要问题探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08年第1期。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4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