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情动态  
» 语情动态
» 语情月报
» 《中国语情》
» 新词新语
» 语情记忆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语情 > 语情动态
上海话,何须拷贝不走样
发布日期:2014-11-07 16:30:06   点击: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4年11月24日 14:41  作者:缪迅

        前不久,本市某高校举行的“海派文化与上海方言”研讨会传出了专家的忧虑:现在上海的孩子们都不大会说上海话了,尤其是能说上一口字正腔圆的正宗上海话的,大概是屈指可数的了。“如果不加重视,再过若干年,上海话都可以申请文化遗产了!”专家和有关人士疾呼:“方言教育从娃娃抓起”,建议推出全市范围的“中小学生上海话比赛”等等。

  然而,事情果真如专家们所言的那么严重吗?上海话是否真的被“颠覆”、遭“走样”得不成体统了吗?恐怕不是这样的。

  何谓正宗的上海话,这恐怕始终是个难以作出结论的问题。虽然说,前几年,上海大学一位教授精心编出了一部《上海话大辞典》。将为数不少的说得出却写不出来的上海话一一地写出来了。但是否很“规范”,是否被学界和社会各方人士视为正宗上海话的样板了,却是大可商榷一番的。

  首先,至今为至,语言学界对包括上海话在内的所有方言的田野调查均远未穷尽,对何为正宗的上海话自然也无公认的结论。要对正宗上海话来一番追根溯源的考证,也许耗时很久也不一定能搞得一清二楚的。

  其实,上海话和所有方言一样,并不是“从来就是这样的”。近代上海开埠以来尤其是上海成为一座“移民城市”以来,上海话早以是“与时俱进”、尽显“海纳百川”之特色了。 这其中,诸如“翘辫子”、“家主婆”等一些上海话如今渐渐听到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基本走向了“消亡”;而诸如“嗲”、“侬”等则显示出相当强的生命力至今还是上海话中颇具标志性、出现频率居高不下的话语。与此同时,来自五湖四海的一代代“移民”不可避免地在融入上海生活圈以及学说上海话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地、自觉或不自觉地对上海话不断地进行着“改造”和“丰富”。新中国成立至今,大力推广普通话对上海话变化所具有的“正迁移”效应以及改革开放30年来诸如“KTV”、“卡拉OK”等英语、日语等外语中的“外来语”的涌入,都已对上海话语汇的变化和丰富起着并还将继续起着作用。

  所以,可以说,从来就不存在着一成不变的上海话。上海话和她所在的城市上海一样,永远都在变化的进程中,永远都在“行走”的路上。上海话永远也不会在某一刻停了下来,凝固成“语言化石”了。上海话如同上海人一样,始终不拒绝变化并相当地期待和欢迎一切有益于自身“与时俱进”的变化。除上海本土居民外,大多数上海人都来自五湖四海,其中来自江苏、浙江、广东等地的“移民”以及他们的后代都对上海话的变迁与演进起着或明显或潜在的作用。即便是在保持正宗上海话方面做得相当地道也始终很坚持的上海地方剧种沪剧,难道其所用的表演语言就是最为正宗的上海话吗?恐怕也不能这么认定。既然上海话永远处于变化的状态中,那么,如今有些孩子说的上海话似乎显得不太正宗,和他们的“爷爷奶奶辈”上海人说的上海话未能“保持一致”或者孩子们所说的上海话中受到普通话“zh、ch、sh、r”等翘舌音的影响显得有些“南腔北调”,应该也没什么可怕,没什么不能容忍或要引起“惊诧”和“忧虑”的,专家们也实在无需为保护上海话而频频地出招。

  上海的各级各类学校是学习和运用普通话的重要场所。师生之间、学生之间在教育教学和校园内各种场合使用普通话并不断提高普通话水平,这本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值得肯定的好现象,何至于要引起“忧虑”呢? 也许,我们倒是应该为普通话的推广应用在上海这所国际化的大都市至今尚未达到理想的状态而需要有所“忧虑”,并采取有效的举措继续大力推广普通话的。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作为上海人,不妨对自己的“本土语言”上海方言的演变或某些“变体”,采取静观演变、稍安勿躁的态度。一句话,上海话无需“拷贝不走样”。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副研究员)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4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