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情动态  
» 语情动态
» 语情月报
» 《中国语情》
» 新词新语
» 语情记忆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语情 > 语情动态
语言学科地位调整受关注
发布日期:2017-05-20 18:58:36   点击:

作者:覃业位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今年“两会”期间,多位委员和代表提交了与语言文字相关的提案,“将语言学设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等话题受到了广泛关注。主要内容涉及如下方面。
提高语言学学科地位的呼声由来已久,但在全国两会中递交相关提案尚属首次。
1、提案内容
(1)3月7日,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石定果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教育界别联组会上建议,将语言学从语言文学学科中独立离出来,与文学成为平行学科,把语言学设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她认为,这个调整有学理依据、有社会需求、有先例借鉴。此前,教育部审时度势,将艺术学、历史学独立,两个学科都获得了长足发展。[1]
(2)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李蓝研究员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社科界联组讨论会上做了题为《国家应及时调整、统一学科分类体系》的发言,就我国的学科分类提出了四点建议,其中涉及语言学的内容为:
 三、在新的学科分类体系中,应大力落实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为如语言学这样的新兴的复合学科留足发展空间,设为新的学科门类。
 四、语言学独立为新的学科门类后,可设汉语语言学、文字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学、外国语言文字学、理论语言学、应用语言学和工程技术语言学等七个一级学科。[2]
2、社会反响
提案一经报道,立即引发各界(尤其是语言学界)强烈的反响。微信公众号“语言服务”3月9日刊发的《声音|众学者谈:语言学应该成为一级学科》一文短短几天时间阅读量就已达到17000余次。据该文后的调查统计,支持语言学成为一级学科者(3385票)占97%,而不支持者(51票)和中立者(48票)仅占1%。
就此提案作出专门评论的文章为数不多,以国务院参事、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哲学部主任柯锦华的时评《学科分类与学科体系建构应始终尊重实际遵循规律》为代表[3]文章指出,在当前国内学科建设以一级学科为主的环境下,现有的学科划分和设置不符合语言学学科发展规律,学科目录不能充分反映语言学学科发展的内在要求,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语言学学科和文学学科的发展,亟待改变。文章呼吁国务院学位办应尽快在公布的学科分类目录中,将语言学、文学分别设置为独立的学科门类,认为调整后的方案既充分考虑了中国语言文学的首要性和独特性,同时兼顾文学、语言学其他诸领域;各学科既能各立门户又彼此沟通,都能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将可能引起的争议降到最低限度。
同时,在相关报道文章后的评论区和微信朋友圈涌现了不少的留言和感想。支持者除了表述“支持”“强烈赞同”这样的话语外,还有不少详细的意见。以下仅作部分摘录:[4]
李果:朱德熙先生在80年代就已经公开倡议设立语言学系了(朱德熙《建议设立语言学系》,原载《群言》1986年第2期)。朱德熙先生提到:“闻一多先生早在四十年代就提出‘中外合系,语文分家’的建议……闻先生关于语言与文学分系的设想却是很有见地的,当时就得到很多人的赞同与支持。只是由于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闻先生的建议未能实现,一下子就拖了四十年。”如今一数,已经拖了七十年。
北京刘二:结构主义语言学时期,雅柯布逊等人主张文学理论应当从属于语言理论,现在关联理论认为文学理论应当从属于语用理论。语言学不仅应该跳出文学,而且应该把文学纳入进来,作为自己的下位学科。
范老师:我是学汉语语言专业的,深有同感,坚决支持此观点。中国的汉语学源远流长,且语种较多。和世界它国的语言相比,值得研究、发展、光大,更值得作为一级学科。
(匿名网友):确实不错,随着科技的发展,对语言学的要求越来越高,凸显重要,学科本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科技的进步,当其作用与地位凸显的时候,就应该独立出来
厶乙:语言学具有自然科学性质,客观性强,文学正好相反,主观性突出,语言学独立为一级学科有其充分的科学依据。
A甘:以后再也不会被认为是“你是学文学的?”
小軒窗外:就个人来说,已经不想再向身边非本专业的朋友解释语言学和文学的差别了。。。
当然,针对该提案也有反对意见,它们大都是从语言学学生的就业和语言学学科的社会影响力角度考虑的。比如:
Sunlight King:独立当然有独立的道理,但就业渠道狭窄,社会对语言学科的认知度偏低,估计大学考生主动报这个学科的会比较低。还有一个方面要考虑,中小学语文教学是语言文学不分家的,语言跟文学分开后,语言学科的毕业生将在应聘中小学语文教师的竞争中很难胜过文学学科的毕业生。因此,本人赞同王宁老师的观点,在中国语言文学这个一级学科下,适当地调整语言学科的设置,不赞同语言学科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学科。[5]
(匿名网友):语言学作为独立的学科在现阶段还差得很远,相对来说比较小众,国家和社会对语言学的需求以及其战略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个人认为如果贸然设立语言学为独立学科反而会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语言学需要人才,需要研究,但并不是靠成为独立学科体现的[6]
 Ki Sen:国家也是有所考虑的,一旦成为一级学科,国家势必将会投入更多物资。虽然自己也是语言学专业,语言也确实很重要,但不得不承认本专业比起理工类专业所取得的成就的确不能相提并论,理工科也有许多本应成为一级学科的专业,国家要顾全局。
语言保护,尤其是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保护,一直是两会提案的一个重要方面。
1、提案内容
1)黄德宽:建议新建国家语言博物馆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文史研究馆馆长黄德宽建议,近年来,多数民族语言处于濒危状态,方言文化也日趋消失,因此有必要建设专题性的语言博物馆,抢救、收集、保护和利用各民族的语言资源和方言文化资源。他认为,建设国家语言博物馆,对中华多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研究,对增强民族凝聚力与和谐社会建设,对国家语言文化安全,都具有深远意义。可由国家文物局、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牵头,组织专家启动论证建立国家语言博物馆的可行性方案,将国家语言博物馆建设列入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工程。[7]
2)祁德川:建议“抢救”少数民族语言文字
全国政协委员祁德川介绍,现在少数民族语言消失的情况非常严重。从全国来说,我们有55个少数民族,那么语言应该有120种到130种,但我们目前使用的文字只有23种,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字正在消失。为此,他提出了两点建议:[8]
第一,建立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资源库。在资源库语言库中,可以利用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把语言记录下来;还要抢救古籍。
第二,学校要重视双语教学。要让孩子们从小先学少数民族的文字,等读到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再开始学普通话。这样的效果才比较理想。
2、相关信息
黄德宽委员所建议的语言博物馆并非首次进入学界和公众的视野,国内国际早已经成立了一些用来记录和保存语言文字的专门机构。比如2009年建成的中国文字博物馆、2016年成立的贺州学院语言博物馆等。英国、德国、法国、巴西等都建有语言博物馆,丹麦、匈牙利等国也正在筹划类似的项目。而就当前的现状看,虽然有不少经验可供借鉴,但要建成一座能顺畅运转的语言博物馆尚困难重重,如中国文字博物馆就存在不少比较严重的问题。[9]
虽然媒体和公众对于语言资源保护提案的讨论不多,但它一直是语言学界一个重要的议题。最近,《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和《中国社会科学报》先后刊发了丁石庆、戴庆厦、孙宏开三位著名民族语言专家呼吁保护民族语言文字、抢救濒危语言的文章。[10]
随着科技发展,现在人们手写汉字的机会日益减少,越来越多的人通过键盘输入文字。与此相对应的是,提笔忘字、错字连篇也成了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引发社会各界对于汉字书写和汉语应用能力下降的担忧。
1、提案内容
(1)陈振濂:小学语文应“先笔画后拼音”
全国人大代表陈振濂认为,从原来的书写到如今的拼写,是认知方式的改变。中国孩子头脑里植入的概念不再是中国字“形”,而变成了西方的字母。“汉字是意音文字,不是拼音文字。过分使用拼写,不仅将使我们丢失识文断字的传统文化传承方式,国家的文化安全也将受到威胁。”
他呼吁,改变当下现状首先要在汉字教育起点方面,树立“笔画先行”意识。小学语文应该先教汉字书写,等三四年级再教拼音。“我们有不断改进的五笔、二笔、仓颉输入法,还有先进的语音辨识系统,通过传统的横竖撇捺,一样可以满足拥抱互联网的现实需求。”因此他建议,教育部门在小学课程设置中,坚持以“汉字为本”,让孩子用汉字打开中华文化的大门,不能以汉语拼音替代汉字书写。[11]
(2)苏士澍:设立“全国汉字书写日”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分组讨论中发出了《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倡议。他说:“我们倡议,多动笔写字,在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中体验汉字之美,在纸正笔正、身正心正中升华优秀品质。我们要投入更大的力量加强书法教师培养,大力推进‘书法进课堂’的汉字书写教育,教导孩子们会写字、规范写字。我们还倡议设立‘全国汉字书写日’,营造‘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的社会氛围。”[12]
(3)言恭达:设立“汉字节”、建立汉字文化教育基地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言恭达在提案《关于谨防互联网时代汉字在传播中的缺失的建议》中建议设立“汉字节”,建立汉字文化教育基地,在国家层面重视汉字和汉字文化。他认为,在基础教育阶段,首先应培养孩子的写方块汉字的习惯和对汉字母语的认同与亲和力,使汉字教学能够从传统文化层面进行。同时,运用现代传媒手段,全民普及汉字文化,通过电视、广播、新媒体等大众传媒打造“振兴汉字文化”类精品节目,吸引观众同步参与,在社会文艺中领略汉字之美,学习汉字知识。他还建议,应该大力培养大众的书写习惯,重拾汉字之美。同时,应将汉字书写融入社会评价体系提高公众重视度,“不管是大中小学生还是各业成人应提倡书写,让书写汉字成为一种生活习惯与方式。”[13]
2、社会反响
上述提案和建议一经报道,即刻引发了强烈的共鸣。不少网友纷纷出谋划策。如文章《别在网上丢了“汉字规矩”》认为:[14]
如果随意地使用无厘头式的网络语言,或者随心所欲地使用错别字,导致交流发生困难,实在不可取。微信朋友圈是时下流行的社交平台,如果充斥大量错别字,不仅影响社交,也是对语言的伤害。……仔细分析一下现今错别字盛行的原因,表面上看是因为有的人打字时不仔细,在选择同音或字形相近的字或词时出现差错。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对祖国的文字缺少敬畏。
另一篇文章《用“笔画先行”为“提笔忘字”破局》认为,在“笔画先行”的基础上,还应该有更多的配合“行动”,进一步把汉字的“写”扩散到社会中,形成大家的自觉行动。建议:[15]
首先,可以在小学开设书写课。把写字和中国的书法教育结合起来,激发学生对写字的兴趣爱好,也可以同时促进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
其次,普及和推广以汉字笔画为主的输入法,比如五笔、二笔、仓颉等输入法,让大家在日常生活中,能够经常接触和使用到汉字的“形”,写的时候也就不会感到茫然。
此外,也可以举办一些写字类的节目,激发大家对写字的兴趣。前段时间“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热给大家传递了一个很好的信号,就是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依然,我们可以适当的推出一些类似的节目,把汉字文化也推广出去。
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赵世举教授也认同设立“汉字节”具有积极的意义。但他认为,仅凭一个节日或一场活动还远不能提升公众的书写能力,关键是要鼓励人们重拾笔墨、享受书写。除了提升学校书写教学的水平以及增强公众的书写意识,他建议可以采取一些更具有吸引力、更多样的方式来促使人们对汉字产生兴趣,比如创新电子产品中的汉字输入法等。[16]
当然,对上述提案也有不同的声音。红网3月9日刊发的评论文章《设立“汉字节”,现实意义有限》认为,[17]
须知,提笔忘字、汉字书写难看等等问题的出现,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出现,几乎人人都是“键盘侠”。正是因为平时很少用到手写,所以才造成书写机会很少,以至于写字不规范进而提笔忘字现象的发生。在此语境之下,即便设立“汉字节”也无济于事,人们不会因为一个节日而离开键盘。
……
其实,提笔忘字、字迹潦草的现象一般见于成年人,青少年学生则很少出现这种现象。……“汉字节”对于学校的学生基本上可有可无,而对于社会成年人基本上也没有任何作用,除了届时媒体上发声重视汉字书写之外,对于实际状况不会有任何改变,并且汉字节一过,关于汉字书写问题又会归于平静。
文章最后指出,“节日的设立需要慎之又慎,不能心血来潮就设立个节日,否则就会陷入节日泛滥以致节日效用贬值的泥潭之中。”“况且重视汉字书写也并非只有设立节日一个办法,诸如增加考试的卷面分,大力培养书法人才,各单位、各社会团体适时开展有奖书法比赛,举办汉字书写大会等等,都是实实在在的办法,比单纯设立一个节日要强得多。”
热播的《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文化类节目掀起了一股“全民朗读热”。诵读经典、全民阅读、传承中华文化,成了时下讨论较多的话题。
1、提案内容
(1)鲁景超:倡议设立“全国朗读日”和“中华诵读季”
全国政协委员鲁景超建言要设立“全国朗读日”和“中华诵读季”。她认为语言不仅是一种交流工具,其背后蕴含的是一种文化。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需要有强大的文化根基;经典文化的传承和诵读,则是凝聚民族精神的重要方式。因此,非常有必要设立全国朗读日,弘扬经典诵读,借助高质量的经典诵读活动来彰显中华经典的文化魅力、语言活力,让文化作为经济发展的根基,让朗读成为一种习惯。[18]
(2)鲁景超:加快建立健全海外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体系
鲁景超还提出,弘扬传播中华优秀语言文化是中国语言文字事业“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任务,以海外普通话培训与测试为切入点,积极推进海外的中华经典诵读活动,呼应当前国际社会对中华文化的新关切和新需求,将会大大提升中华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她建议设立国家通用语培训测试海外推广中心,中心可常设在中国传媒大学,专司中国语言文化的全球宣传和推广,并结合中华经典诵读活动,探索出一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际传播的新路径。以有声语言艺术形式为基础,结合多媒体技术手段制作可以跨文化传播的内容素材,并立足于中国传媒大学多语种教学资源及多年国际交流合作的基础,通过群体传播、人际传播等方式,通过组织国内外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友人参加诵读中华传统经典文化的活动,使中国文化得到更广泛的普及,从而进一步增强中国文化对世界的贡献和影响力,积极扩大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增强国家软实力。[19]
(3)言恭达:创造优质的阅读空间,深化实施“全民阅读·书香中国”工程
全国政协委员言恭达在《关于深化实施全民阅读·书香中国”工程的建议》中倡议,打造“书香中国”,深化“全民阅读”。通过创造优质的社会氛围和环境,使阅读真正进入到大家的心里,而不是成为一种形式。“好的阅读空间会帮助人们养成好的阅读习惯。”“我主张每个家庭要有一个书房,把书房作为生命体验和培养文化情怀重要的栖息地。让读书成为明心养性的重要手段。”[20]
2、社会反响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推动全民阅读”,这是“全民阅读”连续第4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一议题不仅是两会代表们积极关注的内容,也是公众热议的焦点之一。许多人士就如何推动全民阅读从偶发性热潮发展成常态化直至真正成为国人的生活方式等问题发表各自的看法。
《以“互联网+“助推全民阅读》一文指出:[21]
事实证明,依托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鼓励编辑立足自身专业优势,借助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传播技术,利用微博、微信、客户端等社交化、分众化传播方式,关注受众需求,培育阅读兴趣,汇聚更多的社会化数字平台,提供定位精准、选择多样、即时响应、持续在线的阅读服务,全面提升内容附加值,是出版企业之于全民阅读的应有之义和当务之急。
《全民阅读,离不开年轻人的“知其味”》一文指出:[22]
    与设立阅读节等举措一起,让初高中有着繁重求学任务的年轻人也一并共享阅读的愉悦,应当也是全民阅读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毕竟,“风物长宜放眼量”,从“树木”和“树人”的角度看,年轻人的阅读养成,才是决定全民阅读是否可以形成的最关键要素
文章还提出了相应的举措,以保证课外阅读优质书籍不喧宾夺主、与课堂学业构成时间冲突:
可行的办法是,让阅读成为青少年学子的放松方式,并尝试多在课堂内外都能有分享阅读心得、彼此交流的机会。央视打造的《中国诗词大会》让武亦姝成为新兴偶像,这种传播效应的造星维度也可以延伸进校园。以学益智,以学修身,以学增才,让年轻人养成“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的处世哲学,通过“知其味”的方式让年轻人提升文化素养、收获魅力。这种受益终生的好习惯,也能让全民阅读在“起跑线”上占据半个身位的领先。
“朗读日”“全民阅读”等呼吁的出现,以及它所引发的讨论和思考,反映了人们对当下社会浮躁的反拨,对优秀文化和社会文明的期待。世界上很有一些国家都设有全国性的“朗读日”,比如在美国是3月2日,在德国是11月18日。朗读日当天一些机构会举行各式各样的朗读活动,这些活动旨在培养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的阅读兴趣、使他们体会到阅读的乐趣。

[1]施剑松等:《【两会声音】全国政协委员石定果:将语言学创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来自http://www.jyb.cn/zcg/xwy/wzxw/201703/t20170307_470586.html
[2]李蓝:《国家应及时调整、统一学科分类体系》,“今日语言学”微信公众号,2017315日。
[3]《柯锦华:学科分类与学科体系建构应始终尊重实际遵循规律》,来自http://www.china.com.cn/lianghui/news/2017-03/15/content_40458459.htm。
[4]《声音|众学者谈:语言学应该成为一级学科》评论区,“语言服务”微信公众号,201739日。
[5]《声音|众学者谈:语言学应该成为一级学科》评论区,“语言服务”微信公众号,201739日。
[6]《如何评价北京大学建议调整语言学为独立的学科门类》,来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6909597/answer/151891635。
[7]彭旖旎:《全国政协委员黄德宽:新建国家语言博物馆》,来自http://ah.anhuinews.com/system/2017/03/11/007579108.shtml。
[8]王静:《政协委员祁德川建议“抢救”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来自http://edu.china.com.cn/2017-03/09/content_40435693.htm
[9]同第4页注释3。
[10]丁石庆:《少数民族语言保护迫在眉睫》,《光明日报》20161211日;戴庆厦:《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人民日报》2017126日;孙宏开:《担起抢救濒危语言重任》,《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223日。
[11]丁谨之:《大家陈振濂:汉字教育笔画先行》,来自http://ent.zjol.com.cn/zixun/201703/t20170309_3289237.shtml。
[12]孙莹:《全国政协委员无党派人士联合倡议“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来自http://china.cnr.cn/NewsFeeds/20170304/t20170304_523636201.shtml
[13]辜波:《全国政协委员言恭达:失写症正蔓延应设“汉字节”》,《成都商报》201738日。
[14]王润:《别在网上丢了“汉字规矩”》,来自http://zjyy.wenming.cn/yjp/201703/t20170323_2704647.shtml。
[15]陆仁忠:《【全国两会地方谈】用“笔画先行”为“提笔忘字”破局》,来自http://wap.ycwb.com/2017-03/12/content_24418604.htm。
[16]He Keyao: A graphia grips China as citizens abandon pen and paper for the convenience of gadgets with Pinyin to han-zi keyboard, Global Times(《环球时报》英文版),2017年323日。引用内容为笔者翻译。
[17]曲征:《【全国两会地方谈】设立“汉字节”,现实意义有限》,来自http://hlj.rednet.cn/c/2017/03/09/4233100.htm
[18]宋佳音:《鲁景超委员“两会”建言设立全国朗读日》,来自http://www.cuc.edu.cn/zcyw/7586.html。
[]19]谷疏博:《希望朗读成为每一位国人的生活习惯》《中国文艺报》2017313日。
[20]张璐:《言恭达:打造优质阅读空间让“全民阅读”落到实处》,来自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lh/2017-03/03/c_129500603.htm[
21]]鲍芃:《以“互联网+“助推全民阅读》,《光明日报》20173月13日。
[22]谢伟峰:《【2017文话两会】全民阅读,离不开年轻人的“知其味”》,来自http://wenyi.gmw.cn/2017-03/10/content_23938153.htm。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 武汉大学振华楼文学院605室

邮编:430072 电话:027-68752425 投稿邮箱:zgyq@whu.edu.cn